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两千九十八章
    第两千九十八章

    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站了片刻,这片刻恍惚中好像是过了一世。

    她回过神来之后,便一刻也不想耽搁,叫了一辆马车就赶往杨府,她要进宫必须求助于杨凯。否则像她此时这样回来,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好了,在这里停吧。”

    欧阳和月递给了车夫酬劳之后,就从马车上跳了下去,蹦蹦跳跳的无所谓了,反正她没见自己当女人看过,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

    她都是有什么事儿自己能够解决的就自己解决了,不会假手于人第二个人的、

    杨府的大门是关着的,她只能够硬着头皮去敲门,铜镜般大小的门环,因为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管家听到拍门声,从里面匆忙出来开门。

    “谁呀?”

    “张伯,我要见杨少爷。”

    欧阳和月见门一开缝儿,她就直接钻了进去,那张伯都还没看清楚是谁,吓了一跳,带他看清楚来人之后,忙应声道,“少爷不在啊,这几天他都在较武场。”

    “他去较武场做什么?朝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欧阳和月有病乱投医,都忘记了,一个管家能够知道多少国家大事儿,就算是知道,他这种身份的人,又能够知道多少呢?多少核心事儿呢?

    “公主没了,王上又身体抱恙,现在朝中上下都在抓刺客。”

    知道欧阳和月已经抛弃了皇妃的称号,所以管家还是有他将军府的气派的,他不卑不吭的对欧阳和月说道。

    “这么王上没事儿?”

    欧阳和月喜出望外,她最希望的结果就是苏南歌没事儿,这样她即使再受什么罪她也认了。

    “这个谁也不敢说,大家都没有见到王上的,就连老爷上朝都见不到王上,说白了,现在大家都已经开始猜测了、”

    “这么说还没有人知道?”

    欧阳和月眼珠子一转,突然对这个人产生了怀疑,万一苏南歌已经不在了,这些人秘而不宣,会不会趁机将忠于王上的那群人杀死呢?

    “杨将军呢?”

    见不到杨凯那家伙,他爹总归是在的吧,爷俩谁都行啊,看在她曾经的身份上,怎么着也会给个面子,带她入宫一趟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真是不巧,老爷早上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管家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这么早去哪儿?我要马上见到他们。”

    欧阳和月没有心情继续等下去了,谁知道苏南歌是死是活,她哪有时间在这儿耗着,除非是他们都知道了苏南歌有了不好消息,否则没有理由,没有必要不让她见他。

    这么想着,她突然觉得肚子很疼,疼的她差点儿拿出刀子来自杀,这种疼让他怀疑人生。

    “这我也不知道啊。”

    老管家急出了一头汉来。

    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日上三竿了,大殿前面除了来回巡逻的侍卫,就没见着其他人的影子。

    两个倔强的身影,不管风吹日晒的,倔强的等在那里。

    欧阳何月眯起了眼睛,这已经是侍卫从他们面前第二次经过了,他们都该看着他们奇怪了,就这样傻子一样的等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像是守株待兔一样,将苏南歌等来。

    这样根本不是个办法,欧阳何月大步上前,准备随便拦住一个侍卫,请他通报一声,她就是要见王上,他们总是不该阻拦的吧。

    以前没有办法,那是因为你没有她连着宫门都进不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进的来,动静闹大了,她就不怕苏南歌不见她。

    若是真的还不见她,她就准备同他一同鱼死网破吧。

    “什么人,在哪里做什么?”

    这欧阳何月刚刚离开杨凯有三步不到的距离,她这还没能够跟那个巡逻的侍卫说上半句话呢,就听到远处有一个男子呵斥道。

    杨凯扭头一看,正是宫廷内部管事儿的总管,他双手作揖,算是给对方行礼,“曹公公,您来的正好啊,我们有事儿面见王上,还烦请您代为通知一下。”

    曹公公是明妃的人,但是这个却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他在这个宫中待了多年,侍奉了两代主子,为人很是谨小慎微,且是个墙头草,非常容易跟风倒得,因此他才能够再宫中八面玲珑,吃透四方。

    但是他和明妃也算是知遇之恩,明妃早些年间曾经对他老家有恩,因此这曹公公也觉得自已依然是个人物了,更是有意帮着明妃,想要坐上宠冠后宫王妃的位子。

    只是他为了保护明妃,明面儿上他依然是那个公正无私的曹公公,但是暗地里只要明妃吩咐,就没有他不去想法子做到的事儿。

    就包括陷害杨仁树这一代功臣,只可惜杨凯不知道啊,他虽然可以随意出入宫中,但是却因为实在是不喜欢宫里头的气氛,也不想要每天给王上请安,因此宫中来的并不多,对于宫里头的利害关系,知道的并不多。

    所以,他单纯的依然以为,曹公公是王上的人,而且只忠于王上。

    “你们要面见王上?”曹公公阴阳怪气的打量着欧阳和月,眼底掠过一抹恶毒。

    “所因何事啊,王上可是公务繁忙,没空搭理你们这些闲杂人等。”曹公公扬着下巴,背着双手,这是他不见到王上时,最喜欢的姿势,不只是因为他在宫中资历最老,也是因为他权势滔天。

    “曹公公,有些事情只能面见王上才行。”

    杨凯虽然年轻气盛,遗传杨仁树的武将作风,但是他却也有沉稳的一面,那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下定决心,没有人能撼动。

    他对曹公公虽然敬畏,却很清楚曹公公做不了主。

    这种事情不能够碰到个人问就要讲的,如果这样那王上的存在算什么,还不早就是这些人的天下了。

    “公公,还请您通融一下,我们在这里等等便好。”

    杨凯笃定苏南歌一定会经过这里,因为小时候,只要闯祸,父亲打他,他便来宫中,那个时候苏南歌还不是王上,他那个时候便有这个习惯。

    曹公公看了他们两眼,不屑的哼了一声,“愿意在这儿待着,你们就待着吧,谁稀罕搭理你们一样。”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