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战而定平三千骑
    起初朱振上军山,被宋室小皇帝敕封为需要县男,从文武百官到普通百姓无人看好,谁曾想到,人家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起先与张家联军交锋,打的张家联军溃败,大家还能说一句打败乌合之众算不得本事,可如今连张士诚帐下的精骑都能打的落花流水,如何不叫世人跌落眼睛。

    “刘奇,若是平章与朱元璋爆发了武力冲突,朱振率领军山精锐出盱眙,与我军交战的时候使用这种武器,我们有胜机吗?”

    刘奇的表情许久之后才从震惊中缓过来,最终摇头道“我帐下虽然俱是精锐,但是比起张士诚的精悍骑卒也强不到哪里去!”

    众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沮丧。

    “可是我敢打赌,即便是军山,也没有多少这种强悍的武器。”

    刘奇目光炯炯道“而且这种武器,据我观察,需要的辎重队伍非常庞大,只要以快速突击部队摧毁他们的补给,他们手里的武器就跟烧火棍没有什么区别。”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因为在热武器发生质的变化之前,对付高速机动部队是没有多少办法的。

    而今日这种情况,纯属张士诚的骑卒遇到了枪口了。

    “对。”其中一名军官紧握拳头说道“而且军山的兵马说到底也不足万人,只要拉长防线,发挥机动性,就可以寻找机会歼灭他们了。”

    刘奇也点了点头,他觉得大家说的没有错误。

    而此时赵汤看着自己部下的惨状之后,内心几乎崩溃,胯下的战马受不了这种爆炸声不断的战场,几次险些暴走。

    “这是什么东西?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他身边的亲兵们纷纷举着盾牌挡在自己家大人身前,担心主官莫名其妙的死在战场上。

    顷刻间的火光冲天,硝烟弥漫,让王侃意识到,援军终于到达了。

    “我王侃枉做小人,军山的援军到了。”

    王侃一脸羞愧的说道。

    罗四兴奋道“大人,战场之上同仇敌忾之后,皆是袍泽,今日之事卑职愿意负荆请罪,烦请大人速速下令出击吧。”

    众人虽然不知道朱振那种可以在天上飞翔,并引发强烈爆炸的武器到底是什么,但是随着对方骑兵的趋于崩溃,己方的战斗意志却越发的强烈。

    郭田勇亦说道“大人,还在等什么?速速下令,让弟兄们拼吧,都是七尺男儿,岂能让军山孤军奋战。”

    王侃脱掉脑袋上的兜鍪,披挂在身上的战甲,露出身上的雪白的睡衣,昂首道“兄弟们,以我为前锋,杀!”

    “杀!”

    诸军官皆外脱战甲,露出身上的雪白内衣,领军上前。

    而士卒只需追随雪白的内衣前行,便不会迷失方向,自然界一往无前。

    硝烟散去,朱振表情冷淡的看着眼前的地狱场景,挥舞着手里的雁翎刀“整队!前进!”

    “爵爷,敌军真的很强,这时候亦未放弃!”

    一直护卫在朱振身旁的虎二指着前方的骑卒说道。

    其实敌人的反应朱振看的清清楚楚,不愧是李伯升帐下的精锐,此时竟然在绝望中爆发出了极其强悍的战斗力,对朱振的队伍再次发起了冲锋。

    朱沐英感觉这点儿对手可以轻易干掉,连那些火铳都打的发烫的火铳手们,表情里都透着对敌人的蔑视。

    可朱振却下达了让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军令。

    “长枪手预备。”

    朱沐英愕然,傅子介已经一招手,待命的义乌儿郎们,却已经纷纷披挂上战甲,将藤牌与长枪握在手里。

    朱平安第一时间反对道“爵爷,振哥儿,此时咱们依然要赢了,为何要让兄弟们去拼命!”

    朱振冷冷的问道“你懂打仗吗?”

    朱平安却是不敢公然质疑朱振,只是小生嘟囔道“我若是不懂,如何看得出大胜就在眼前。”

    朱平安看的清清楚楚,此战地方陷入狭窄区域,火铳手占尽便宜,若是不更换人员,很有可能以零伤亡覆灭对手。

    这若是传出去,将是何等辉煌的战绩啊。

    “沐英,振哥儿是几个意思?”

    看着正领着队伍往后退的沐英,朱平安一脸不解的小声问道。沐英远远的看了朱振一眼,一脸钦佩道“这便是爵爷与我等不同之处,我们只看到此战的胜败,爵爷却已经想到了未来的战事。今日我等确实可以轻易覆灭这三千人,但

    是却少了给其他弟兄们练习配合的机会。”

    “平日里,大家不是经常训练吗?”朱平安又问。

    “呵呵,平常自己训练,哪里有战场上真刀实枪来的有用!训练场十年,不如战场半柱香的。”

    “砰!砰!砰!”

    火铳手在撤退的过程中,进行了最后的射击,等到所有人都退出战场之后,已经打空了火铳里的弹丸。

    而此时眼前敌人已经不足五百人。

    可这些刚才因为火器打击的而感觉到震惊和绝望的骑卒竟然毫不犹豫的再次发起了悍不畏死的冲锋。

    刘奇看到这一幕,不禁长叹道“这张士诚的精悍骑卒果然不简单啊!”

    张士诚凭什么从一个盐贩子能够裂土封王?

    张士诚凭什么以一介造反的泥腿子身份遏制北元的攻势?

    无他,就是追随他的手下有人为他训练了一支南征北战,战斗力强悍的部队。

    大家都是在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真的铁了心要拼命的时候,与其他的精锐又能差多少?

    “这支队伍,着实不弱!”

    连一向是心高气傲的常茂都忍不住赞叹道。

    而朱平安则一脸呆滞的表情,“这群人莫非真的是不怕死吗?”

    朱振却冷眼旁观,淡淡的说道“若是连这份悍勇都没有,国公如何被逼的连扬州都丢了?”

    “举枪!”

    朱振挥舞手中的军旗,立刻有旗牌官擂鼓官传递军令。

    常茂双手紧握禹王槊,一旦前线动摇,他必须率领精锐冲进去,把敌人的攻势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朱平安此时虽然心里疑惑朱振是不是脑子被马蹄子踢了,但是却也从士兵手里接过一把刀,准备加入战团。

    近了!

    近了!

    以至于可以看清楚敌人猩红的眸子。

    张士诚的骑卒还做不到北元骑卒的齐射本事,只能抽出马刀,准备一通砍杀。

    将士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耳朵时刻等待着命令。

    可是朱振仿佛被时间机器凝滞成了花卷一般。

    十几米了,第一个敌人已经举起了马刀,下一刻就要砍杀了。朱平安本想喊一嗓子,领着人往前冲锋,只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黑暗中的个子并算不上高大的军卒们,跟朱振一般,仿佛成了寒冬里披着雪毯子的一排

    排枯树。

    他们跟朱振一样疯了吗?

    敌人的马蹄就要践踏到他们的脑袋上了。

    此时此刻,电光火石之间,战场竟然出奇的安静下来。

    “杀!”

    战场之上,朱振扯足了嗓子,猛地一声呐喊。

    盾兵们纷纷将手里的盾牌戳在地上,第一排的将士纷纷躲在盾牌后面。

    第二排将士将长枪搭子盾牌上方,形成一面枪林。

    马背上的骑卒知道他们使用的战术与衡南县的战术大抵差不多的,所以根本无所畏惧,只要冲破了第一道防线,对方将一无是处。

    完全是先前战场的重演。

    巨大的冲击力,战马撞在了枪尖上,长枪被大幅度的弯折,瞬间断裂。

    “噗!”

    敌方战马上的敌人纷纷落马,而己方的长枪手和盾牌手也有不少被撞飞,口吐鲜血。

    朱平安已经抑制不住,想要冲锋了。

    可让朱平安再次没有想到的是,第三排与第四排的士卒如同海浪一般,将手中的长矛疯狂的刺向了战马上的敌人。

    而在军阵中,有力量超强的士卒趁着敌人停滞的这个机会,猛地将手中的链子锤甩了出去。

    敌人最后的骑兵冲刺的劲头瞬间彻底止住了,他们的生命被肆意的收割起来。

    而赵汤同样也面临极其残忍的结局,一副链子锤从天空中飞来,先是小锤砸中胸口护心镜,接着大锤砸中兜鍪,整个人摔落战马。

    此时此刻,朱振忽然动了,挥舞手中雁翎刀。

    “冲锋!”

    “杀呀!”

    第一时间爆发出喊杀声的确实衡南县内。

    朱平安此时却忘记了自己在战场上紧张的模样说笑道“这群家伙,捡漏倒是来的积极。”远处的长枪手、刀盾手正与赶过来的王侃队伍合力正在清剿张士诚的骑卒,而城墙上正在观察战况的刘奇长叹一声说道“军山之凶悍,闻所未闻,回去必须让平章谨慎了

    。”

    “走?想的倒是挺美的。”

    回到衡南县,仿佛回了家的李进,此时正倚在城墙上,手里把玩着一杆短铳,一脸嘲笑的看着眼前的几人。

    “你是何人?”

    刘奇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更多弓箭手出现在自己身边。

    刘奇心中一惊,赶紧去腰间拿武器,却见那些黑影将箭羽搭在了弓弦上。

    李进手中短铳连招呼都不打,就打烂了刘奇的胳膊,“谁让你乱动的?”“嗷!”刘奇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怒吼,却见对方的少年再次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一时间刘奇发现,自己竟然能忍着剧痛不说话了。
推荐: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