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唯君见
    君林站起身子,准备把这本忽悠人的“养身法”放回去。然而奇怪一幕的发生了:这本书就像是粘在了君林的右手上,君林。。。松不开五指。

    君林被吓到了,这本书还真有问题!他开始疯狂甩动右手想把这本“养身法”甩下来,可没用。

    手撕,脚踹,也都不行。这把君林逼急了,使出了铁头功一头往书上撞了上去。

    结果这一撞竟奇迹般的出现效果了,但君林还未来得及高兴起来就表情骤变,因为这本《养身法》。。。好像被自己撞进脑子里了。

    真真正正地撞进了脑子里,君林右手中的《养身法》化为一道黑气瞬间涌入君林眉心。而君林的脑海中也出现了《养身法》的第一个需求的天材地宝相关内容。君林之前明明看过许多个天材地宝的使用内容,可这时候脑海内只记得第一个,之后所有的天材地宝的相关记忆全部消失了。

    开启养身法,第一个需求的天材地宝名为:始草根。

    取始草根一根,在一天的零点服用,勿咀嚼,直接咽。服用后睡在拔取始草根的地上,躺三百六十五秒。躺完后感到左手拇指尖生出清凉感,就成功迈出养身法的第一步了。

    挺详细的,就是问题是。。。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没指明这个始草根在哪里能找到。

    算了,反正这本书进了自己的脑子里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当是轻松涨知识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试试。

    之前君林认为这《养身法》是一本忽悠人的书,但现在。。。君林愿意信一下。

    这时,一位坐镇于灵凰学院大图书馆的灵凰学院导师突然出现于君林面前。上下打量了下君林,神色古怪地问道:“你有什么问题吗?”

    君林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灵凰学院导师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以为对方是见到一本书被自己撞进脑子里了,在担心自己,于是回道:“我没事。”

    见君林不像是神经病,那位灵凰学院导师皱起眉头继续反问:“那你能解释一下你刚才在干什么吗?”

    话音落下,他抬手放出了一段清晰的立体投影录像。录像内容是君林走到一处书架前,对着前方空无一物的书架做出拿去动作。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摆起了看书翻书的姿势。而问题是录像中的君林手中可没有书。

    录像放到这,那位灵凰学院导师开始快进。快进结束后录像内容变成了君林站起身子,抬起右手呈抓取状伸向书架。然后。。。就不得了了,一下子开始发疯了。手里没书的君林看起来就是一副神经病犯了的模样,就连君林自己看着这画面也这么觉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本《养身法》别人看不到?就连这种录像也记录不到?

    挠了挠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君林表现自己真不是神经病后便匆匆离开了大图书馆。那位灵凰学院导师见君林离开大图书馆,也就不再追问。他就怕这个似乎有神经病的孩子突然闹起来导致大图书馆内的藏书受损。既然这孩子离开了,那就不用管了。

    。。。

    离开大图书馆的君林自然回到了凰誉角斗场贵宾席,不过君林把院徽还给凰忘忧后就准备走人了,打算回皇宫问问凰仁明知不知道有关于始草根的消息。

    按照养身法的内容介绍,开启养身之路就是走上了最强之路。最强。。。那自己成功迈出第一步后能有多强?会不会强到以后和别人战斗时说:“我用一毫米皮肤之力就能打败你。”

    嘿嘿,君林被自己逗乐了。

    然而就在这时,自中央战斗台上响起的一声暴喝及时阻止了被自己逗乐的君林在凰忘忧面前露出傻笑。

    “君林!给我下来!”

    君林看向了中央战斗台,只看见战斗台上有四个人。现在的君林视力也就那样,不近视,但也根本不可能像有元力时那样视力出众。

    而看清下方四人的凰忘忧则是眉头一皱,那四位皇子凑到了一块儿,准没好事。下一秒,凰忘忧刚准备开口让君林别理他们,就看见君林拿起了自己座椅旁摆放的扩音仪器,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

    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询问,但落在众人耳中无异于最大的嘲讽。

    四位大国的皇子,在场谁不认识他们?君林这句“你是谁?”,可是把先前发话的煌凤国皇子得罪狠了。

    先前发话喊君林下来的煌凤国皇子听得君林的询问后脸色顿时一沉,这让他怎么回?自报姓名身份?这个平时显得很荣耀的做法这会儿要是做出来会感觉特别蠢。

    无奈之下,他只好对着贵宾席内的君林怒喝道:“放肆!胆敢辱我煌凤皇室!”

    煌凤国的皇子此刻很愤怒。但实际上,他真的误会君林了。君林不是故意嘲讽,而是真没看不清下面的人是谁。。。

    煌凤皇室?

    君林疑惑地看向了凰忘忧,凰忘忧声回道:“他是煌凤国今年参赛的皇子。”

    君林闻言后顿时了然,哦,是打算赢了单挑赛后向忘忧求婚的那几个皇子中的一个。本来是打算解决掉他们几个的,但现在是没那能力了。

    所以猜到对方意图的君林就明知故问道:“你要我下去干嘛?”

    煌凤国的皇子义正言辞地回道:“下来!与我一战!你不配和凰忘忧公主待在一块!”说后半句时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凰忘忧脸上。

    然后他就又听到了君林那欠打的声音:“哦,我要是不下来呢?”

    煌凤国的皇子脸色一变。你不下来?你不下来。。。你不下来我还真没法对付你。

    然而未等他来得及出言嘲讽君林,君林就突然来了句:“你等着,我下来了。”

    煌凤国的皇子被噎的胸口一口恶气吐不出也咽不下。槽!什么人啊他?说话也太讨人厌了!

    等了好几分钟,君林终于慢悠悠地从贵宾席内走到了中央战斗台旁。

    在台上四人目光热切地注视下,君林停在了中央战斗台边上一米,不继续前进了。这一停,停的台上四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墨迹什么呢?上来啊!

    在四位皇子焦急的目光注视下,君林举着扩音仪器声音平静问了句:“你们四个,谁最厉害?”

    这一问题落下,四位皇子齐齐沉默。

    下一秒,君林不给对方四人反应时间,继续说道:“怎么?你们还想玩车轮战?还是想四个打我一个?你们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们的爹感到丢人。”

    今天是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单挑赛的决赛,五大国的国王此刻皆在场。君林这句话说的,在在场众人看来真是胆大包天。

    当着四大国国王的面一句话嘲讽了四位皇子,估计也就这个当初能招来魔族,害死了无数人,令无数人感到恐惧的家伙有这个胆子了。

    不过问题是他现在已经无法招来魔族了,他凭什么这么嚣张?凭他死不了?

    死不了不会让人恐惧,人们当初害怕的原因是他死不了又能招来魔族。不能再招来魔族,就意味他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就是一坨任人宰割的死肉罢了。

    不过话虽如此,也不能大意。毕竟灵凰国皇室现在对那家伙和凰忘忧亲近依旧无动于衷。也许灵凰国皇室知道那家伙尚未公布于众的秘密,而那个秘密令灵凰国皇室都感到畏惧。

    圣临纪5000年10月1日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