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野僵尸王
    拿出驳壳枪打开保险,也不瞄准“砰”的就是一枪,枪声吓了李飞一大跳。又开了几枪后才试着慢慢瞄准射击,对准大树,后坐力李飞根本不在乎,砰的一声脱靶了,继续开枪。

    一个上午李飞开了一百多抢,后面越开越慢,每次开完枪都停下想一会再开,打的越来越准,不敢说百步穿杨,五十米内打中小树还是不成问题。

    还想继续练习,可是子弹还剩一百发不到,李飞心疼了,他不知道到哪里买,告诫自己下次省着点用。

    回到城关镇吃过午饭再次离开,一路翻山越岭,游山玩水,闲着没事开两枪。

    夜晚路过集镇就住客栈,路过村庄就给两个大洋找户人家借宿一宿。真的走到荒山野岭没有人烟,就躲在大树上将就一宿,有小鬼来找麻烦,随意一印打杀吸收白光,虽然不能让自身提升多少,就当抽根香烟提提神。

    半个多月李飞一直在赶路中度过,期间在一个隐蔽的山涧上,把青龙空间仔细的清理一遍,留了一些可能用到的东西,其它第一矛的杂物,像大木桩什么的全部扔到山涧下。

    这天傍晚路过一个荒废的小镇,死寂空旷没有人烟,也不知道什么动物,一直“瓯……欧……瓯”的乱叫。

    李飞半个月来碰到好几个小镇都是这种情况,小镇跟小镇之间军阀混战,加上鬼怪横行,繁华太平的地方不多见。

    李飞准备找个干净点的地方休息一晚,突然从前面一个大门口冲出来几个蹦跳的人影,抬眼一扫原来是僵尸,暗叹一声“提神的来了”几步迎了过去。

    调动“六重印法”运行气血于拳脚,对着五个僵尸一脚抽过去,前面的两个僵尸迎脚硬上,被抽的斜飞,摔到街上。

    剩下的三个僵尸两臂直插向李飞围攻而来,李飞低头半蹲,对着僵尸的心脏一尸一拳,三个僵尸顿时仰躺栽倒。

    准备再来几拳,五个僵尸尸身电光闪耀,全部化成骷髅。五团微弱的白光升起,李飞过去一一收起。

    “果然都是菜鸟,五个才让自己有了点身体提升的感觉。”李飞暗道。

    抬头看了看不远处五个僵尸冲出的地方,掉漆的大门敞开着,大门上方挂着一块老旧的牌匾,写着义庄。

    刚刚走近,里面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声,李飞谨慎的跨过大门走了进去。穿过野草丛生的前院,停步在大堂门口。

    只见义庄残破的大堂里到处布满陈旧的蜘蛛网,地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腐朽的棺材板,一位身穿道袍的中年道长被困在半空中惊慌失措。

    道长看到李飞进来站在门口,大喊:“快跑,有僵尸!”

    “僵尸?”李飞听到立刻小心的戒备四周,除了发现大堂里面的地上躺着几个,没见到有其他僵尸。

    “难道是刚刚冲出去的几个,这道长真是胆小?”

    小声说完准备上前先把中年道长放下,还没动身,心口处原本隐藏的“六重印法”显露出来,金光护体。

    察觉心口处的异样,李飞急忙后退。天眼开启,只见刚刚自己站立的地方,一个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僵尸正盯着自己。

    李飞第一次见到这种僵尸,脸部没有僵硬的腐肉,倒是煞气逼人,面容凶恶,让人一看就知道凶残无比。

    不敢大意,决定先下手为强。十二成气血全开,双手掐印,十指相交,第六印“内缚印”朝着凶恶僵尸大力砸去。

    被困在义庄大堂半空的中年道长,被凶恶僵尸放开控制,从半空摔落下来,急忙爬到一边。

    先前看到李飞果断后退,盯着大堂门口看了一会,又气势汹汹的冲来,以为李飞已经用法器开了法眼,也是修道中人,只是看上去年轻了些!

    想去帮忙才想起自己吃饭的家伙全被僵尸毁了,自己看不到它,只能在旁边替李飞压阵。希望这位年轻的道友多撑一会,他已经给师兄发去了元神求救。

    此时距离义庄二十多里外的一片荒野山林中,两位身穿道袍的道长正带着一队僵尸赶路。领路的是一位留着八字胡的老道,身后跟着一脸青涩的年轻徒弟。

    八字胡老道感应到什么,抬头向前看去同时伸手一招,一只火红色的小鸟飞来落在他掌心,化成一个“玄”字。

    “师傅,这是什么?”年轻徒弟看着师傅掌心的“玄”字问道。

    “这是你师叔的元神,是来求救的,小元,走!”八字胡老道脸色难看的说完,伸手一搭徒弟肩膀,两人“咻”的一声消失不见,留下一队额头贴着符咒的僵尸停留在原地。

    义庄大堂门口的凶恶僵尸看到李飞冲来,眼中凶光迸射,双脚跳起向他凶残踢去。

    李飞一印十二层气血全开的“内缚印”砸在凶恶僵尸踢来的脚上。李飞跟凶恶僵尸中间像有颗炸雷响起“砰”的一声,李飞震飞出去摔在义庄的院子中,凶恶僵尸只是倒退几步,退回义庄大堂门口。

    李飞脸色难看的站起,这个凶恶僵尸比胖子孔平的西双版纳铜甲尸凶多了,中了自己一印“内缚印”,只是尸身轻度灼伤。

    自己跟它硬碰硬一招,竟然双手发麻,铜头铁臂干不过它。李飞想逃,可看着凶恶僵尸紧盯自己,明白逃是不行了。

    银牙一咬握了握拳,运行气血于拳脚,双脚跺地跃到义庄大堂门口,右手握拳如锤朝凶恶僵尸锤去,凶恶僵尸吼叫一声,双臂抡起同样势大力沉的向李飞扫来。

    “砰”凶猛的碰撞后分开,凶恶僵尸倒退,尸气翻滚,李飞砸在大堂墙壁上。

    “再来”李飞低喝,纵身一跳身体左倾,抬腿如鞭从上向下照着凶恶僵尸肩膀劈来,凶恶僵尸双臂后弯举过头顶,如大力抽射般砸向李飞劈来的右腿。

    “砰,砰,砰”的响彻声不停,李飞跟凶恶僵尸每碰撞一下都有回音在大堂回荡。李飞也打的兴起,每次被砸飞,都是一跃而起再次扑去,拳如铜锤,脚似钢鞭,对着凶恶僵尸乱劈。

    站在一旁压阵的中年道长看的惊心骇神,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什么时候道门中道友这么抗揍了?还被揍的很兴奋,咧着嘴低喝着往上扑。

    又一记凶猛的碰撞,凶恶僵尸倒退,尸气翻滚,李飞再次被砸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不行,不能这么打下去。”冷静下来的李飞发现自己的铜头铁臂已经到了承受极限,全身疼痛,骨头像被敲碎。

    凶恶僵尸攻击连环,身若金刚,自己的鞭腿,手臂大力抡砸全部被它霸道接下,根本伤不了它。

    正在想着是不是偷偷拿出银剑,给凶恶僵尸一击趁机先撤,义庄大堂门口突然闪现出两道人影,两人瞬移般出现,不知是敌是友,李飞快速擦掉嘴角鲜血,站起后退到一旁。

    凶恶僵尸看到来人身穿道袍,舍弃李飞,眼露凶光的向两人扑去。两人刚刚落地还没看清状况,全部从门口被撞飞出去,摔在义庄的院子中,一个随身背的背篓掉落在大堂门口。

    “师兄,小元,小心啊!”大堂里压阵的中年道长看到两人被撞飞后急忙大喊。

    院子中老道听到师弟的声音还没起身,又被凶恶僵尸一脚踢的撞在院墙上。年轻徒弟一脸懵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凶恶僵尸上前掐着脖子把他整个人举在半空,张嘴就要咬上去。

    李飞正想冲过去救老道的徒弟,没想到小道士被吓的尿裤子,尿了凶恶僵尸一身,凶恶僵尸像被电到一样,抽搐着现身出来,惨叫一声又隐身了。

    李飞横跨几步冲过去,对着凶恶僵尸被童子尿伤到的胸前抬手一印“内缚印”。把它砸的又是退后几步,撞在义庄大堂的柱子上,胸口升起一阵白烟传来刺鼻的恶臭。凶恶僵尸直立而起,看着三人站在一起没敢再次扑来。

    中年道长也连忙从大堂里跑出来,指着李飞对旁边的老道跟小道士关心的说道:“师兄,小元你们没事吧?这只成了气候的僵尸,我对付不了它,是这位小道友救了我。”

    “成了气候的僵尸?”老道脸色阴沉的念叨一句,警惕的向环视四周,看到凶恶僵尸没在扑来才松了一口气,走到李飞面前诚恳的说道:

    “谢谢道友救了我师弟,刚刚又帮了我们师徒二人,制服了这只僵尸我们三人一定好好感谢道友的救命之恩。”

    李飞听着这话感觉怎么这么别扭?听着像是想仗着人多欺负自己?不过也知道老道不是这个意思,是真的想感谢自己。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