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7章 抢材料
    “一千零一百”

    “一千零二百”

    “一千零五百”

    ……

    一道道声音传来。就连二楼雅间的大家族子弟都加入了抢夺之中。

    水千丈看着下方的动静,嘴上冷笑。

    “黄阶中品法器,在这墨水城已经算是上好的法器了,只可惜我那柔儿,要不然,唉……”

    水波东看着银麟甲,想到在家中躺着的水柔,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二伯,你放心,等拍到血灵珠和水乳莲,十天之内,我必让二姐恢复丹田,届时就算是修为也定能回来。”

    水千丈看着水波东,脸色满是自信和肯定。

    “好孩子!”

    水波东宽慰的点了点头,并不想让水千丈失望,心里却是明白,想要恢复丹田谈何容易。

    更何况恢复丹田的丹药,四品丹师都不一定炼制出来。

    不一会,这银麟甲就被一个小家族拍得,便又拍了几样!

    “接下来,我们拍卖的是一把黄阶上品法器,墨玉剑。”

    随着拍卖员的声音落下,场面再次升温,这一次就连水千丈都被台上的墨玉剑给吸引住了。

    墨玉是一种罕有的冥界材料,为何叫墨玉呢,因为它的中心总会凝聚黑色的煞气,且坚韧无比,与人交锋但凡被刺伤必会受阴煞之气侵蚀,如百虫撕咬,最是难受。鬼皇级强者都难以折断。

    宝剑,

    对于前世的自己宝剑是最高的武器。

    而这样的武器不要说水千丈了,就算是水无痕都心动异常。

    “现在这把剑,开始拍卖,底价一千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灵石。”

    “什么?一千灵石,这么贵?”

    一听到价格,不少人心中虽然喜欢,但是却打了退堂鼓。

    一千灵石足足是一个小家族一年的收入,根本无力叫价。

    “这可是黄阶上品法器,比起那中品的法器厉害太多了。”人群中有人嗤之以鼻。

    “一千零五百!”

    水冬寒出手了……

    “这雅阁中的人是谁?加价如此高,千丈,你要是喜欢,二伯帮你拍下。”

    水波东看着下方的墨玉剑觉得自己的这侄子必是喜欢,不然也不会凑着看这么久,宠溺的说道。

    “二伯,我自己来吧,一会你还要拍那灵材。”

    水千丈说完,朝着远处的远处的雅间邪恶一笑。

    “一千零六百!”

    水千丈的声音一处,水无痕的脸色大变。

    “一千零七百!”

    水冬寒怨毒的目光足以吃人,咬牙喊道,他倒要看看这水千丈有多少钱和他杠!

    “两千!”

    水千丈淡淡一笑,不再加价。

    听到水千丈的声音,另一个雅间内杀意浓烈。

    “家主,这开口叫价的就是水千丈。”

    身后的手下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什么!你说这就是伤了我俩个孙儿的小贼?”

    金疙瘩一听到管家提醒,脸色顿时阴霾一片,想到自己两个宝贝孙儿如今的模样,恨的咬牙切齿。

    眼中满是杀意,怒声说道:“待会拍卖结束,让人杀了他!”

    “是,家主!”

    ……

    “三千”水千丈再次出价。

    水冬寒听到水千丈的话后,狠狠地一拍桌子,狰狞的怒喝一声,该死的废物,你就和我作对啊!

    “五千!”

    水冬寒直接叫价,俨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五千?水千丈冷冷一笑,就算再怎么喜欢这把剑,但是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这把剑的价值,不值。

    “既然二哥喜欢,那便让给你就是了。”

    水千丈冷不丁的声音从雅间中传出,直直的传入水冬寒的雅间。

    气的水冬寒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直接“噗”的一口血喷出

    这该死的废物,就是故意的!

    水千丈邪魅一笑。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他是故意的。

    “恭喜二号雅间金主成功获得墨玉剑,接下来,就是我们万众瞩目期待的压轴拍卖品,血灵珠和水乳莲。”

    “这血灵珠和水乳莲想必大家都知道,乃是不可多得的疗伤圣药。所以起拍价:两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

    “什么?两万?这么贵?这不是抢劫吗?”

    听到这样的价格,二楼雅间的各大家族都纷纷皱起眉头。

    这价格实在是太高了些。

    “二伯,你怎么了?”

    看到水波东拧成一团的的眉头,水千丈问道。

    “实不相瞒,这次你爷爷让我拿了五万灵石,要是这价格抬了上去,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水波东的话也让水千丈眉头皱了起来。

    这几年水家看似不错,实则早被瓜分的差不多,大部分资金都流转到了大伯和三伯手里。

    “二伯不要担心,总有办法的。”

    水千丈盯着台上的两样灵材,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万!”金家家主率先出价。

    “四万!”开口的是城主府的人。

    “五万!”

    水波东一咬牙直接出价。

    听到水波东的声音,金疙瘩脸色一片厉色。

    要不是这水家的人,他的两个孙儿如何会那样,想到这里不仅捏紧了拳头,开口喊道:“十万!”

    听到这个价格水波东脸色一阵泛白,就算知道金家有意为之,水波动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十一万!”

    突然间,另一道声音从水千丈的隔壁传来,带着几分冷漠。

    “十二万!”城主府的人不甘示弱。

    “十四万!”金家家主一咬牙,肉痛的叫道。

    为了孙儿,他算是把整个金家搭进去了。

    “二十万!”水千丈隔壁的人一喊,顿时没有人再叫了。

    就算是他金家,拿得出的也就十五万。

    城主府的人面色也是一变,咬咬牙叫道:“二十五万!”

    “三十万!”

    隔壁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声音响起,不论是金家还是城主府,都没有人再提价。气愤一片凝重。怕了。真的怕了。

    “三十万一次!三十万两次,三十万三次!成交!”

    随着拍卖员的话落,四周的人都齐齐看向水千丈这个方向。

    “去看看,是不是杨家的人,问问他们愿不愿意转卖。”

    “是。”

    两个雅间内的属下刚刚走出来,便听到水千丈隔壁雅间的那冷漠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在下奉主人之名,特意将这血灵珠和水乳莲赠与水千丈少爷。还望水千丈少爷收下主人的心意。”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