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雪寒江渡劫
    盛京城,宁王府。

    宁王府的所有卫士家丁护院丫鬟等等,都穿着孝服,头戴孝帽。在门上墙上等等挂满了白布,仿佛与雪天融为一体。在各处都挂着白灯笼,上面写着“奠”字。

    大厅改成了灵堂,挂满了白色长幡,有风吹过,白色长幡在空中飘动。

    在灵堂上停留着一个紫檀木的棺椁,在中间有个牌位,上书南梁宁王公梁毗之灵位。前面摆放着香烛贡品等物品。

    梁子卿穿着一身孝衣,头戴白布,跪着烧纸钱,眼圈深红。

    而她的两个哥哥也刚刚回家,梁子恒和梁子焕都低着头站在一旁,这次他们两个人的任务是保护朝廷们的少爷公子们去火州。

    在外人看来,这完全就是宁王将这些少爷公子们当成了人质,等宁王谋权篡位的时候,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都不敢说个不字,因为他们的子嗣都在宁王手中。

    有人甚至想好了,若是宁王篡位,那即便是子嗣被杀,也要坚决反对。但是有很多人都已经想好了怎么妥协的办法,都是人家老梁家的事,谋权篡位也还是姓梁,自己可是犯不着这么死板,到时候儿子死了找谁说理去?

    不过这次去火州本来就没想去,而是借助这个幌子,更能让殷云相信宁王篡位的决心。因为这条毒计,便是殷云想的。

    当日在朝堂之上,宁王提出这个请求,而殷云化名的太傅云中鹰则是坚决反对,演了一出双簧戏。

    而护送走这些少爷公子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他们,这些人都是年轻一辈的精英,日后都是南梁帝国的栋梁之才。想到事变的时候整个京城也会很乱,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也许连累很多人。所以他们离开京城也算是一种保护。

    殷云跟宁王提过,泰州知州黄宽是他的人,可以将这些少爷公子们带到泰州,交给黄宽。所以宁王便暗中下达命令,让梁子恒暗中将黄宽杀死。

    黄宽的修为已经是玄冥境一二层,为此宁王派了四位潜龙卫同行,就是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可是梁子恒没想到,他们刚到知州府,见到黄宽没多久,黄宽就倒地死了,而且一起死了的还有泰州城大小官员一共七人。这种老天砸下来的好事怎么能错过,所以立刻下令,将整个知州府,的人全部捉拿,反抗的就直接斩杀。

    而后接到了三妹的信号,起兵回京,不过,他们也知道,宁王已经战死了。

    在早上,皇帝梁彧带领满朝文武百官亲自来祭拜宁王,在宁王的棺木前失声痛哭,完全不顾及皇帝本身的形象。

    百官都为之落泪,他们当中很多人都痛恨宁王有造反之意,当今圣上乃明君,百姓安居乐业,可以说是一片欣欣向荣。但是宁王却非要夺得军政大权,有谋反之意,很多贤明之臣,对此很是痛恨,却敢怒不敢言。

    直到今日才知,宁王才是为南梁帝国的真正的功臣,背负骂名,就是为了查出真正的谋逆之人。

    首席大阵法师马毅也给宁王上香,表示敬意。

    太保王均为、太师秋山正德也烧香祭拜,皇帝梁彧当众下旨,让宁王长子梁子恒继承宁王之位,并赏赐黄金百万两,各种珍稀丹药法宝无数。

    梁子恒等人跪拜谢恩。

    三日之后。

    在盛京城往西五百里,一处隐蔽的山林之中,天空中黑云弥补,如同夜晚一般,这里压抑的喘不上气来,飞禽走兽早就吓得瑟瑟发抖,逃离这里。

    然后在黑云之中,不时有闪电在里面穿梭,在地面上,有一块巨石,上面屹立着一位白发老者,这老者穿着粗布衣袍,白发白须,双眸闪亮,精神抖擞。

    这老者正是雪寒江,此时他正在准备对抗紫府天劫。

    在三四多里之外,秦元正在焦急的望着这里,心中也被这样的天威震撼。

    这就是天劫吗!

    这种威力怎么可能对抗?

    但是雪寒江却屹立不倒,这让秦元心中无比佩服。

    “轰!”一声巨响,水桶般的闪电雷霆就降临在雪寒江头顶。

    雪寒江大喝一声,手中宝剑发出一道剑气,迎接雷劫。

    “轰隆隆!”巨大的声音在空中爆发,形成一股气流,将四周厚厚的积雪和树枝石块吹得一点也不剩。

    没过多久,又是一道闪电降临,这一道闪电更加粗壮,仿佛是一条雷龙一般。

    “轰隆!”雪寒江脚下的巨石已经碎裂成渣,雪寒江也感觉浑身都被雷电贯穿,每一块肌肉和经脉都经受着雷电的洗礼。

    “轰!”“轰!”“轰!”

    一道又一道的降落在地面之上,雪寒江身影越来越狼狈,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丈多深的大坑,但是雪寒江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每次都举起宝剑,与雷电对抗。

    一共降下九道天劫,后面有五道都是金色的雷霆,方圆百里都是狂风大作,参天大树被这狂风吹得连根拔起,巨大的山石被吹得到处滚动,如同一个纸团一般。

    秦元连忙后退,但是也被这狂风吹起来,砸在一处山石之上,将山石砸的碎裂。

    “这,这就是天威吗!”秦元来不及多想,又退了三里地,才不受影响。

    九道天劫一过,黑云逐渐收回,天空又恢复了蓝天碧日。地面上满是疮痍,烟尘密布。

    秦元立刻就焦急的跑过去,大声喊道“元帅!元帅!”

    到了近前,只见雪寒江浑身是血,从一个大坑之中走出来,衣衫褴褛,身上多处都是都已经被雷劫击打的焦黑,头发也是凌乱不堪。

    但是雪寒江却是精神矍铄,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夫也是紫府修士了!”

    秦元顿时双眸发光,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激动道“恭喜元帅!”

    紫府修士啊!

    这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在南梁帝国其实也有修士进阶过紫府修士,不过那些不是皇室之人,都离开了南梁帝国,毕竟紫府修士去了十大玄门也是极为受欢迎的香饽饽,在那里有更高等的资源,远比南梁能给的多很多。

    不过这五百多年里,南梁帝国出现的玄冥境九层有数百人,但是紫府修士也不超过五人,可见想要成为紫府修士有多难。

    这时远处也传来一声大笑“哈哈哈!恭喜雪侯进阶紫府修士!”

    雪寒江转头一看,也笑道“多谢宁王殿下!”

    在远处慢慢走过来两个人,前面的人风度翩翩,气度不凡,身穿淡蓝色的粗布长袍,脸上菱角分明,脸色略有苍白,但是精神却格外的好。双眸深邃有神,仿佛是绚丽的黑珍珠一般闪亮。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着,只是有几缕白发显得不太和谐。

    此人正是宁王梁毗,若是文武百官见到这个情景肯定以为见鬼了,宁王已经战死,这件事谁都知道,但是现在宁王居然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但是雪寒江却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他是仅有的几个知情者之一。秦元也知道这件事,其实宁王早就来了,只是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而已。

    在他身后就是郡主梁子卿,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一根淡紫色的细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白色的狐裘大氅,狐裘上白色柔软的长毛迎着风摆动着,腰间系着一块淡黄色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

    墨玉一般的长发盘成发髻,还插着一跟凝脂一般的白玉簪子。面脸上带有笑意,气质不凡。肌肤白皙细腻,双眸明亮,玉鼻朱唇,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恬静优雅的感觉。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