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天庭!(求收藏)
    “对……对,我父亲乃是水德……星君,天庭敕封的正神!你……你不能杀我!

    你……你杀了我,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的,天庭……十万天兵天将也会下界来抓你!”

    敖洪没有理会这鲁云的威胁,手中的力道也是未曾松开半分。

    一声冷笑后,敖洪一指敖滢身上的捆仙金绳,厉声道:

    “将我二姐身上的法宝解了!”

    “是是……”

    鲁云闻言,当即,闭着眼睛,口中念了几声。

    霎时之间,那金丝细绳再次化作一道金光,从这敖滢的身上抽身而去,回到了这鲁云的手中。

    只是还未等他将其收起来,一旁的敖洪立即伸手一抓,直接将这鲁云手中的金丝细绳拿了去。

    “阁阁……下,我已经放开二公主了……,您,您能……不能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时,鲁云突然脸色有些紫胀地说道。

    闻言,敖洪立即转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徐徐地松开了自己手掌。

    顿时,这鲁云如蒙大赦,整个人捂着脖子,弓着腰不停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只是那低下腰的一瞬间,鲁云眼眸深处却是不由闪过一丝深深的恨意,右手也是不禁用力的握了握。

    看着敖洪和敖滢两个正在谈话,他眼珠一转,望了望门外,悄悄移动了些,惊喜地发现两人似乎没有任何的察觉。

    此时,他不由心头大动,当即,悄悄的捏了一个法决。

    随后,白光一闪间,鲁云整个人便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朝着那不远处的大门外快速的溜了去。

    只是等他刚要跨出那门槛时,突然一声冷哼从其背后响起。

    听到敖洪这声近在耳边的冷哼,鲁云整个人都是不由一颤。

    “放肆!竖子,你敢伤我儿?!给我住手!”

    这时,一声怒喝声老远地从门外就传来。

    远处门外一个头戴金冠,身穿水蓝色华美道袍的中年人正带着十数个银甲侍卫手持着兵器往这边赶来。

    这些银甲侍卫可不是此前鲁云身边那种水德星君府的黑袍侍卫可比。

    这些银甲侍卫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天庭兵将,实力不可小觑。

    刚才敖洪来时,为了尽快闯进这闺楼之中,只是击杀了几个阻拦他的护卫,并没有将另外逃离的护卫和小厮们全部杀掉。

    所以,这些人离开后,觉察到敖洪的厉害,立即就去龙宫宴席上禀报了这水德星君。

    而水德星君担忧自家儿子安危,于是,直接在宴席上告辞离开,带着这十几个银甲侍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敖洪瞥了一眼正急匆匆地赶过来的水德星君等人,眼中冷芒一闪。

    击出的右拳并没有因为这水德星君的到来而收回,反而比刚才还快上了半分。

    随后,只听轰然一声,一阵沉闷声响起,鲁云整个人如沙袋般朝外飙飞出去。

    而随着敖洪这一拳打出后,敖洪灵魂深处似有枷锁落下的金铁声响起。

    这金铁之音一起,敖洪整个人灵魂仿佛被升华了一般,身体与灵魂之间也是一下相融的圆润无缺,再无半分间隙!

    整个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顺畅!

    而另外一边,那飙飞出去的鲁云并没有飞多远,就被匆匆赶来的水德星君鲁雄给顺手接住了。

    此时,鲁雄抱着鲁云,细细查探了一番后,发现自家儿子只是重伤昏迷过去,紧张的神色也是不由一松。

    随后,他又满脸狰狞地看向了敖洪,声音阴冷道:

    “好好!在我面前你都敢出手伤我儿!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说着,鲁雄对着敖洪所在就是袍袖一扬,顿时,一片墨蓝色光华如水般泼洒而出。

    光华飞动之间,似有无量海潮起伏波动,沿途所过所有之物皆是化为虚弥。

    这等神通威能明显已是超过敖洪现在一个地仙境所能应付的极限了!

    可以说,在这等神通之下,敖洪是根本没有办法抵挡的!而且就连逃都没法逃!

    面对如此绝境,敖洪并没有束手待毙,只是疯狂运转体内法力,压榨自身潜力。

    身上那股气势也是越攀越高,仿佛哪怕是圣人当面,他都敢战一般!

    当敖洪身上的这股气势达到最高时,敖洪大喝一声,面对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墨蓝色光华毫不胆怯地就是一拳轰出!

    但是,质的差距不是用普通手段可以弥补的。

    敖洪的拳势只在那墨蓝色光华之中存在了一息时间不到,便就被那无穷无尽的墨蓝色光华给淹没了。

    而就在那墨蓝色要全面将敖洪给淹没时,一只暗金色龙爪突然浮现在敖洪的身前。

    暗金色的龙爪上,五根金色爪子只是轻轻一捏,那无穷无尽的墨蓝色光华瞬息之间便就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敖洪再抬眼望去,发现北海龙王敖顺不知什么时候已是站到了他身前。

    “敖顺!你这是要包庇你儿子了?!”

    见到突然出现的北海龙王,水德星君鲁雄立即脸色一沉地质问道。

    “呵呵,鲁兄,何必呢?令郎,不过是受了点伤而已,至于你发这么大火要杀我儿子么?”

    敖顺负着双手,看着鲁雄笑呵呵地说道。

    “受了点伤?!亏你敖顺讲的出来!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儿身上有件天蚕宝衣相护,你那逆子刚才那一拳早就要了我儿性命了!”

    看到敖顺一脸笑眯眯的样子,鲁雄一时气结,破声大吼道。

    见鲁雄发火,敖顺也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垂着双眼,语气平淡地说道:

    “鲁兄,不是我说,令郎这个样子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要不是令郎无缘无故地闯入小女的闺楼,欲对小女行不轨之事,今天哪会有这出……”

    “够了!敖顺!我儿子做什么轮不到你来管!我现在就问你,你把不把你儿子交出来?!”

    “呵呵……”

    “好好!敖顺!咱们天庭见!看玉帝是站在你这边还是我这边!”

    说完,鲁雄也不再理会敖顺,只抱着昏迷过去的鲁云,带着一众银甲护卫转身便就离开了这北海龙宫。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