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阁入侵
    断崖边,一身碧绿袍子的阴柔男子吹奏竹笛,英俊的脸上带着一抹忧伤。

    “师兄,你的笛子吹的越来越好听了,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啊。”远处走来一人,手持折扇,调侃道。

    “你不去看着小师弟吗?”笛声停止,苍竹问道。

    “有两个红颜知己陪着他,总好过我陪着他。”苍智说道。

    “呵,十年了,我真怀疑不死草是真的还是假的。”苍竹轻叹一声,眼神更加黯然。

    “有希望总好过绝望来的强吧,现在如果和我说小师弟没救了,也许我能比十年前好一些。”苍智坐了下来。

    “哈!”清脆碰撞声传来,苍战和凝溪在切磋。

    “这家伙倒是心挺大。”苍竹破天荒笑了笑。

    “当年在战场,我们三个性格变化都挺大,尤其是千军万马中厮杀过来的。”苍智眼神复杂。

    两年时间,他们三个在生死之间徘徊,彼此的关系更是变得越来越好。

    “苍寒师兄呢?”苍竹又问道。

    “下山去了,和苍医师弟采药去了,如今只剩下我们苍字辈在璇隐宗自然是要多炼一些药以备不时之需。”苍智说道。

    “是吗?这日子越来越悠闲了,真无聊啊。”苍竹轻叹一声。

    冰棺前,两个绝美女子,气质不同,各有千秋,只是眸子皆是温柔的看着冰棺里的英俊青年。

    “照顾好他。”蛛儿起身,满眼的不舍。

    “姐姐,他还没醒你便要离开?”王雪依也起身,惊讶的问道。

    “快了,我感受到了他的生气,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醒过来了。”蛛儿说道。

    “况且,婚礼繁琐怎么着也要七七四十九天,时间紧迫更能让他快点做决定。”蛛儿眼中多了一抹狡黠。

    “姐姐,你决定了吗?此去可能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王雪依面色严肃。

    “如果他真的喜欢我,那就一定有办法挽回,但他不喜欢我强留在他身边也终究只是守着他的人。”

    “而且当年本就是我的错,他不来也许就是对我的惩罚。”蛛儿说到这看着李苍辰多了一份愧疚与悔意。

    “放心吧姐姐,我会与他说的,他一定会去的,你要做的就是相信他!”王雪依信誓旦旦说道。

    “你对我这么好,就像亲妹妹一样,让我都有点怀疑你另有目的了。”蛛儿拉住王雪依的手说道。

    “我确实有目的,只是现在还不能说,姐姐放心,这个秘密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王雪依反握住蛛儿的手。

    “好吧,那我先走了。”蛛儿闻言,转身离开。

    接下来的十天里,血罚森林,一人身穿红装,张灯结彩,锣鼓喧天,热闹得很。

    “苍辰,你快点醒啊!!!”王雪依趴在冰棺前,比蛛儿还要着急。

    “血罚好热闹啊,怎么回事?”有师兄来问。

    “苍辰快醒了。”王雪依贝齿轻咬下唇,内心忐忑。

    “哦?真的吗?太好了!”师兄闻言,开心离去,将消息传给其他人。

    “苍辰……快点好吗?求你了!”王雪依在心头自语。

    轰!王雪依祈求时,一声巨响出现在外面,王雪依急忙出去。

    只见苍字辈师兄们面色狰狞的看着来的一群人,皆是黑色打扮且面目丑陋可憎。

    最为恶心的是围绕在他们周身的魔气,与天地间灵气抗争。

    “早就想拜会璇隐宗,只是琐事太多,一直没有机会。”为首的男子脸上画着黑色纹路,笑容令人厌恶。

    “你们是魔道还是魔域亦或是那个邪魔组织?”苍竹最为这里最大的问道。

    “魔阁!余明开!”为首的人说道。

    “你们来干嘛?”苍寒问道。

    而苍智周身星光璀璨,蔓延至地下。

    “这五灵珠我觉得不需要挡在那了,大人们不愿意。”余明开指着上方盘旋的五灵珠。

    “果然是来解开封印的,别做梦了!”苍战说道。

    “那就对不起了!”余明开狞笑。

    同时大地震颤,魔气自撕裂的裂缝中飞出,笼罩整片璇隐宗。

    “星阵!”苍智折扇一挥,满天星辰,熠熠生辉,星光无限撕裂魔气。

    苍竹手持竹笛,竹笛中刺出一把利刃,刺向余明开。

    “哈哈哈!来啊!”余明开身子向后倒退,手掌一招一式抵挡着苍竹的竹笛。

    魔气爆发,却侵蚀不了竹笛半分。

    竹叶飞舞,笼罩二人,越来越多渐渐的看不清两个人的身影最后彻底掩盖。

    “星陨!”一颗颗璀璨星辰不断落下,带着绚烂火焰大的吓人,砸了下来。

    将一个个人砸成黑雾。

    至于苍战和凝溪更加暴戾,一枪双锤,令魔阁的人四分五裂!

    以至于王雪依都没有出手的空间。

    砰!远处竹叶飞舞的地方传来一声闷响,竹叶一片片漆黑爆开,苍竹捂着胸口,黑烟四散,陨落下来!

    “师兄!”苍智急忙接过,凝重的看着余明开,身上的魔气不同凡响。

    “哈哈哈!蛛儿终于是我的了!”天罚森林,狼逸眸子炽热,一身红衣十分喜庆。

    “好了,有点出息,不然我怎么放心将天罚交给你!”狼皇走来,训斥道。

    狼逸立刻老实了。

    “最近魔道、魔域来的越来越频繁了,所幸影响不到你们的婚礼。”狼皇又说道。

    “这邪魔诡异的很,据说仙界都在节节败退,我们要早做打算啊。”狼逸难得正经。

    “怎么?难不成你想……”狼皇没说下去,阴晴不定的看着狼逸。

    “自然不是,否则我们必将被群起而攻之,再者这是与虎谋皮有害无益。”

    “只是我觉得邪魔早晚要祸害下界,到时候所有力量必将集结,但就怕下来的是超脱下界的力量。”狼逸说道。

    “除非有人能突破,但已经有五十多年没有升仙的人了,甚至连天劫都没了。”狼皇也面露担忧。

    “为什么?”狼逸问道。

    “可能是连降劫的人都去抗魔了,这次仙界恐怕凶多吉少啊。”狼皇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好好准备成亲吧,你身份特殊婚礼自然也要准备的时间长一点。”狼皇结束了这个话题,欣慰的拍了拍狼逸肩膀转身离开。

    只是狼逸却觉得狼皇背影有些萧瑟。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