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2章 顾哥哥
    顾禹行依旧穿着那身白色长衫,斯文俊秀,不染尘埃,几个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红着脸偷瞧他,他却仿佛丝毫没有感觉,神情淡然,标准的性冷淡模样。

    不过在盛竹眼里,今天最瞩目的并不是顾秀才,反倒是他的骚包好基友梁公子。

    因为...他的造型实在是太好笑了!

    左腿缠得像个木乃伊,柱着个拐杖,头上包着一圈白布,脸上青青紫紫像被人狠狠蹂躏过似的,半点看不出本来面目。

    “盛竹,你这个扫把星,你害得本公子好苦!”

    梁辰指着她愤怒地控诉道,那双眼睛死死盯着盛竹,几乎要喷出火来。

    盛竹一挑眉,“我挖你家祖坟了?”

    梁辰:“......”

    盛竹:“还是抢你的女人了?”

    梁辰:“......!”

    盛竹:“或者是我上次泼给你的那泡鸡粪发酵了,腐蚀了你的脑子?”

    梁辰:“......!!”

    盛竹摊手:“都不是,那么请问我到底是怎么扫的你?又是怎么害的你?”

    听了这番挖苦,梁辰本来就受了伤的脑袋更是一阵阵晕眩,身子摇摇欲坠,差点没栽倒在地。

    顾禹行急忙扶住了他,皱眉劝道:“算了辰弟,好男不与女斗,还是先进去换药吧。”

    梁辰是个急脾气,闻言更如火上浇油,腾地就炸了,“算了?凭什么算了!要不是因为这个丑八怪,我会这么惨?”

    鬼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多希望那只是一场梦啊,噩梦!

    那一日,他被山鸡拉了一脑袋米田共,本来觉得只是恶心了点,回去洗洗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结果也不知道哪个混蛋看到了这一幕,居然给传了出去。

    然后莫名其妙的,他所有的同窗都知道了,虽然大家表面礼貌谦和,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背地里却都在取笑他,说他跟女人打架打输了不说,还被泼了粪。

    更过分的是,他们偷偷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金钱君”。

    什么金钱君,呸,分明就是在损他,因为读书人的气节就是:视金钱如粪土!

    梁辰哪受得了这种窝囊气,直接跟其中一个同窗吵了起来,然而结局很悲催,他因为主动挑事,被夫子罚刷全书院的粪桶!

    虽然对“粪”这个字已经深恶痛绝,但他不敢不刷,读书人若是不尊师重道,哪里还会有什么前途可言?

    刷了整整三个时辰的粪桶,隔夜饭都吐完了,他才终于解脱了。洗了澡换了身衣裳,肚子也饿了,而书院已经过了用膳时间,他只好出去吃,结果在南大街逛的时候,被一个穿着清凉的女人拉进了玲珑轩。

    玲珑轩是什么地方他还是听说过的,但悲愤吞掉了他的理智,想着自己只是吃顿饭而已,又不干别的,里面的姑娘莫非还能霸王硬上弓不成?

    人哪,有时候太过自信并不是什么好事。

    饭没吃完,他就莫名其妙的困了,趴在饭桌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赤身果体;身边睡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同样赤身果体。而且,那个女人年纪大得足可以当他的娘!

    梁辰吓得魂飞魄散,扯了身衣裳就跌跌撞撞往外跑,慌不择路之下,他一脚踏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于是,脑袋摔破了,腿也折了。

    身心受创的他丢下身上所有的银两,狼狈地跑了出去,一抬眼,就看到了在门口徘徊不定的顾禹行。

    顾禹行满脸内疚,说梁辰一晚上没回去,他很担心,打听到他进了玲珑轩,本来想请盛竹帮忙把他救出来的,但是被盛竹拒绝了,所以才拖延了时间。

    还说他不应该顾忌那么多,前途重要,兄弟更重要,都是他的错。

    顾兄怎么可能会有错呢?他那样一个出尘不染的谦谦君子,本来就不该踏进那种肮脏地。

    顾兄没错,错的是盛竹那个丑八怪!

    于是,梁辰把盛竹给彻底恨上了。

    要不是盛竹朝他泼鸡,怎么会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最可恨的是,她居然连个举手之劳的忙都不肯帮,害他丢了钱不说,还丢了“人”!

    那可是他的第一次啊,居然被一个半老徐娘给夺走了...每每想起来,梁辰都觉得羞愤无比。

    “我告诉你盛竹,本公子跟你没完!”

    他恶狠狠地道。

    盛竹眯眼瞧他,“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逮人就咬。就算上次泼你一头粪,那也是你自己凑上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少装无辜!”梁辰怒气冲天,语气里还有一丝小委屈,“泼粪的事就算了,但是上次顾兄明明那么真诚地拜托你,甚至许诺了丰厚的报酬,你就算不看顾兄的面子,也应该看在大家都是同一个村的份上,伸手帮我一把。结果你是怎么做的?你扭头就走了,整个儿一翻脸不认人的...毒妇!”

    盛竹:“......”

    她看了眼旁边的面瘫脸顾秀才,心里对这个人的品性再一次产生了怀疑。

    很显然,事情是顾禹行告诉梁辰的,顾禹行顾忌着自己的前途名声,不敢进玲珑轩捞自己的好兄弟,但又怕梁辰心里对他产生芥蒂,于是把锅推给了她。

    打的一手好算盘,呵。

    盛竹嗤笑:“梁公子说话真是好笑,你是我什么人哪,我还得冒着被人戳脊梁骨的危险去玲珑轩捞你,脸呢?”

    她瞟了眼顾禹行,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人哪,还是不是那么自私得好。你兄弟的名声重要,我盛竹身为一个有夫之妇,难道名声就不重要了吗?要是被我家相公知道我进了那种地方,他可是会休了我的!”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沈篱的声音:“娘子?”

    盛竹身子一僵。

    完了,居然被沈篱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这里牵扯不清。

    她连忙挤出笑容,回头冲他甜甜地喊了声:“相公!”

    沈篱牵着沈溪走到她身旁,扫了眼对面两个男人,尤其在顾禹行身上多停留了片刻,问道:“这二位是?”

    “他们...”盛竹眼珠一转,笑道,“是我娘家那边的同村,梁公子跟顾秀才,刚好在这里碰上,所以多说了几句话。”

    她可没说谎,这本来就是事实。

    只不过,她隐瞒了原主曾经疯狂喜欢过顾禹行的过往。

    她又不傻,这种事怎么能拿出来说,别说古代男人,就是前世那么开放的年代,男人见了自己老婆曾经的暗恋对象,心里也不会舒服吧?

    沈篱冲顾禹行跟梁辰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很自然地拉住了盛竹的手,眼神宠溺,“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盛竹点头,笑容灿烂。

    夫妻俩刚走了没几步,耳边就响起了梁辰那邪恶的声音:“以前追在顾兄后面跑的时候叫人家顾哥哥,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顾秀才。呵,女人的心啊,果真善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