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华娱之1999》正文 第六十五章、都是酒精惹的祸、上
    、“这些钱都回来了吗”

    听到赚到的钱有几千万美金,中年男子觉得要落袋为安才安心,美国那边不是自己地盘要小心一些。

    “回来一小部分,有四百多万美金被小姐投进公司了,用于开展新的电影项目和公司花费了,大部分钱都被雷卫东买了思科公司的股票”虽然没有和雷卫东一起去花旗银行,但他们去做什么,阿达还是知道的。

    因为李妍把阿达当成了自己人,没有隐瞒他。

    “买了股票,这东西怎么能碰,果然年轻人靠不住,有点钱有原形毕露了”听到雷卫东拿钱去买股票,中年男人脸上一沉。

    作为魔都的地产大鳄,中年男人当人知道股票都是被人操作的,因为他自己就是其中一员,除了庄家,外来的人想赚钱千难万难,不被割韭菜就不错了

    “董事长,思科公司的股票真的很不错,这还不到十天时间,就涨了30,我听一些专家说,到年底这股票至少能翻倍,可以说又是几千万美金的收入”

    网络的发展让资料查询方便了很多,这段时间阿达也经常上网了解信息,知道美国那边的情况

    思科公司的前景真的是一片光明,股票都涨疯了

    “又是几千万美金”中年男人的手正要狠拍桌子,以反映主人的不高兴

    现在停在半空中,拍下去不是,收回来没面子,未免有些尴尬

    “给那个雷卫东说一声,让他到家里来吃个饭,我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为什么让妍妍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他”中年男子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

    “好的,董事长”

    作为老板的亲信,阿达不像一般保镖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老爷”看到阿达出去,美丽的女秘书声音立刻娇怪了十倍,不过中年男人耳里听的十分受用。

    “你不是一直担心妍妍以后过的不好,想多留的家产给她,现在好了,妍妍能赚钱了,赚的比你还多,我看还是把家产都留给你的儿子吧”

    “才四个多月,你怎么知道是儿子的”

    “我当然是让医生看了,确定是儿子,老爷,女儿是要嫁人的,儿子才是你的根呀”

    “我在想想,想想”中年男人有些尴尬的说到。

    如果说中年男人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儿子

    结发妻子虽然只给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但跟着自己无怨无悔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没享多少福就因病去世了。

    让中年男子心里很愧疚

    一直没有找另一半

    直到女儿年龄大了,才找了眼前这个红颜知己

    从她进家门那一天开始

    女儿就不高兴了

    中年男人明白,女儿宁愿跑出去创业也不回家管理公司就是因为自己给她找了一个后妈

    而现在后妈怀孕,还有可能是一个男孩

    如果孩子生下来

    估计女儿回家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可是相比女儿,儿子好像更重要

    人的一生中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第一次醉酒,第一次和女生约会看电影,第一次失恋,里面有很多第一次是快乐的,也有很多第一次是痛苦的。

    雷卫东前世一直想着好几个绝色美女同枕共眠,一箭数雕,只是没那个能力,现在看来昨天好像完成了。

    当阳光透过窗帘照到了屋里,躺在床上的雷卫东睁开了眼睛

    “头有点晕”

    雷卫东坐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

    嗡嗡的,感觉要炸开一样显然是宿醉之后的反应

    “这是哪个房间我怎么在这里”

    看着房间里的摆设

    雷卫东摇摇头

    “好像是随从房,自己昨天和李斌、范斌以及刘怡那三个丫头在ko厅一起喝酒,后来后来怎么了”

    雷卫东锤着脑袋

    后面的事情好像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

    用一句来形容就是

    自己昨晚喝断片了

    看了看身上

    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除了最重要的部位穿着衣物以外,其余的地方什么都没穿,这让雷卫东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昨天晚上醉酒,我实现了梦想中一箭双雕,不是一箭三雕

    口渴要命的雷卫东晕乎乎的站了起来,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看到桌子上的苏打水,直接拿起咕嘟咕嘟灌下大半瓶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看来以后不能喝这么多酒了

    雷卫东摇摇头,目光扫了一下,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恒温箱

    打开一看

    里面有精美的糕点、荤素搭配的小笼蒸包、煎好的荷包蛋,几样时令小菜,以及稀饭、牛奶和豆浆

    还温着

    这是三个丫头为自己准备的早点

    正好肚子也饿了,雷卫东一阵风卷残云,食物进了肚子

    正想到浴室冲洗一下

    一阵悦耳的笑声传了过来,好像是隔壁的房间

    “东哥你醒了”

    套上衣服雷卫东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在恒温游泳池旁边看到了范斌,她穿着一身性感比基尼懒散的躺在游泳池边的椅子上,从地上的水渍可以得知她刚从泳池里面爬上来。

    发现雷卫东来了范斌拿着手里的饮料,冲雷卫东举了举,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没有擦干,直接搭在白皙的香肩上,那懒洋洋地模样,活像一只萌萌的美人鱼。

    “斌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李斌呢”雷卫东问道。

    话音刚落

    游泳池水声响动,两只美人鱼的突然从水中冒出头来,先后来到雷卫东脚下的游泳池边。爬了上来

    李斌穿着比较保守的老款比基尼,像健身服的款式,没有范斌身上的性感,但那泳裤有点特别,是一条近似tback的款式。

    至于刘怡,就保守了很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一件连身泳衣。

    看到雷卫东就在身边,害羞的拿起一件大毛巾把自己包了起来。

    “阿东,你醒了”相比刘怡,李斌就大方多了,她拿起放在藤编矮几上的饮料,打开递给了雷卫东一瓶。

    “要不要下去游一圈,和小斌斌比一下谁游的快”

    “这个还是不用了”雷卫东摇摇头,接过饮料喝了几口,目光努力从三女的身上移开,“大斌斌,我昨天怎么了,是不是干了什么,怎么感觉浑身发酸,很累的样子”

    “当然累了,你昨天折腾了一宿,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可把我们三个人折腾坏了”李斌笑道。

    “折腾,你们”雷卫东有些无辜地眨着眼睛,摊着双手,有些不肯定的问道。

    “对折腾惨了”三女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我我”看着三女斩钉截铁的态度,雷卫东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要三堂会审的前奏呀

    “怎么,东哥你不记得了”看着雷卫东手足无措的样子,范斌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你是不是不想负责呀”

    “负责任”

    范斌的话把雷卫东吓得差点扭头就跑

    只是这一念头刚刚想起就被雷卫东掐灭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自己又不是那些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把自己的信息隐藏的滴水不漏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受害者就是想找人算账都找不到地方。

    雷卫东的公司,家。学校在哪

    刘怡可能不知道

    但范斌和李斌这两个丫头可是一清二楚

    要是她们挺着大肚子闹到学校,自己的脸就丢大了。

    闹到家里

    把传宗接代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父母,肯定会花天喜地的接受送上门的媳妇。

    与其将来麻烦,还不如现在就认账

    以自己重生者的能力,给孩子们一个安乐的生活是很容易的。

    “说吧,我昨晚到底犯了什么错误,是我的责任我一定承担,觉不反悔”雷卫东认栽了。

    前世作为一个普通人,雷卫东有一点感到自豪,那就是责任心

    虽然女人缘很少,但雷卫东对于感情很执着,大学期间之所以没有谈恋爱,除了因为没有女人追,更主要的是,雷卫东知道大学中的感情没什么好下场,也就不想学那些渣男玩弄女人感情了。

    这么说吧

    雷卫东在感情上比较迟钝,属于那种不会主动进攻,哄女孩子开心的类型

    但一旦和女孩子发生关系,就不会轻易放手,除非女孩子主动离开。

    估计雷卫东内心当中有种大男子主义,觉得女孩子应该搂在怀里爱护,而不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

    没钱的时候

    雷卫东这种性格很容易被女孩子认为懦弱,没有气概,不讨人喜欢

    而一旦成功

    有金钱光环的时候,女孩子就会认为这样的男人有担当,不会提裤子不认人,值得托付终身。

    “东哥,你昨天犯的错误大了,你觉得你能弥补”范斌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露出一个迷人微笑。

    “雷导,你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戒掉吧,要不然”看着雷卫东懵逼的表情,有点害怕的刘怡开口道“你的酒品真的不是很好,喝醉以后什么事都做,什么都敢说”

    “什么事都做,我都做了什么还是我昨天晚上真的”

    “阿东,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心里明白装糊涂”李斌看了看雷卫东,发现雷卫东眼神有些惊慌,不是被人拆穿而惊慌失措的样子,而是那种茫然的惊慌,显然雷卫东没有说谎,失忆了。

    “我真的是不记得了,昨天喝酒喝断片了,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雷卫东也不知道自己的解释能不能让人信服,反正只隐隐约约记得又唱又跳的,做了许多羞耻的事情,最后有没有犯下大错,实在不记得了

    “既然你不记得了,我们帮你回忆一下吧”

    “来”

    李斌和范斌两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一人一边,抓着雷卫东的胳膊就朝酒吧走去

    一点也不在意身上还穿着性感的比基尼

    靠着雷卫东身上,让其沾了不少便宜

    “刘怡,快点”

    看着刘怡在后面磨磨蹭蹭,李斌回头叫道。

    “李姐,我去换个衣服好吗,穿这个有点羞涩”刘怡低着头道。

    “羞耻什么,这么又没有外人,穿泳装有什么问题至于东哥,你都给他看了半天,怎么现在害羞了”

    “我”被李斌说的哑口无言,刘怡只能紧了紧身上的大毛巾,跟在了后面。

    “这是ko厅难道昨天在这里”

    虽然已经打扫过了,但沙发上的痕迹,墙角零星的瓜子皮,无不表现昨天这里经过了疯狂。

    她们三人把自己压过来,难道是想场景重演

    雷卫东有些不淡定了“刘怡,我昨天在这里做什么了”

    知道李斌、范斌两个丫头不是那么容易开口的,雷卫东把突破口放在了刘怡身上。

    “东哥,你昨天在这里唱歌,演讲还把身上的衣服撕的粉碎,就剩了了一个裤衩李姐、范姐想拦都拦不住,你的力气太大了,还把范姐她们的衣服都”

    刘怡想起昨天的事情就非常无语,幸亏自己机灵,没有上前,要不然自己也会

    “我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你快说”雷卫东有些急了。

    如果仅仅撕了衣服,那不是什么大错,只要道歉就没多大问题。

    现在又不是古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在古代如果被外人触碰了身体,或者被看到了就等于失了清白,女子要以死谢罪或者嫁给对方。

    如果男子拒绝的话,会变成生死大仇。

    而这年头,风气开放太多了。

    在大学这样的高等学府,未婚同居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有些大胆的女子别说穿着比基尼了,就是穿着彩绘衣服就敢上街。

    当然,虽然这样想,但雷卫东心里已经开始悲哀了

    自己很可能醉酒时候,仗着自己力气大,把人家姑娘给睡了

    要不然,这三个丫头也不会把自己押到这里来

    “你还想问什么,告诉你,老实点”

    一左一右,两女把雷卫东按到沙发上

    “刘怡,把录像打开,让东哥好好看看他昨晚做的事有多么荒唐”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