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Hi,我的病娇执行长!》正文 第0052章 番外 锦书尺素欲传将
    四百年前,一个女人生下了一名女婴。

    她不哭,不闹,只是淡淡地微笑,身上有一枚覆盖后背的胎记,形状看起来像是一种花。

    女人的名字叫做楼暖,她离家很久很久了,跟随着丈夫远在边疆驻扎,于是她给自己的女儿取名为“锦书”。

    锦书是家书的意思,她希望能够早些回家去。

    可自从锦书出生,边疆血海连天,再也没打赢过一次。

    锦书被视为不详的象征,人们认为是这个女婴带给了他们惨重的灾难。

    楼暖的丈夫是将军。

    名为白飞鹰。

    那日,所有驻扎边疆的人们围在他们的帐篷前,要他们交出锦书。

    锦书此时不过才一岁,才刚刚会走两步。

    楼暖抱着襁褓中的孩子,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颊。“你是将军府的千金,不允许别人伤害。娘定会保你平安。”

    白飞鹰将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他并不怎么会安慰人,整一个大老粗,虽然长相不至于粗犷,还是有十分英俊。

    多年来,妻子跟着他实在太辛苦了。

    现在他们的女儿又要遭受这般罪责,都是他的错,若不是他身边出了内鬼,不至于屡屡战败。

    可他们为何,能够忍得下心对一个一岁的孩儿下手

    “小暖,你放心,我一定让你们母女平安无事。”

    楼暖点点头。

    一个白衣的少年坐在一旁,他静静地看着一家三口相亲相爱,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他垂下眸子,心中冒出无限阴暗的想法。

    若是他将这个所谓的妹妹偷出去交给外面那群人会是什么结果

    嗯,大概父亲会打死他。

    白尺素却越想越兴奋,他还略带稚气的眸子盯在那个小姑娘身上,笑意浓烈。

    他站起身,伸出手,轻柔地摸了一下锦书的小脸儿。

    白飞鹰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此时在想什么,他感叹道“尺素,你看,你妹妹多可爱啊”

    白尺素眯着眼睛“是啊,多么令人怜爱。”

    锦书眨着眼睛,突然咧开嘴角冲着他灿烂地笑起来。

    将士们本就分身乏术,也有累的时候,见将军不回应也有些回了营帐歇息。

    其实想要这样做的只有一部分人,大部分的士兵崇敬着他们的将军,忠于他们的将军。

    夜深了。

    六岁的少年起身,他在月色中看着呼吸平稳,嘟着小嘴儿的小姑娘,她那么那么小,似是一碰便会坏掉。

    白尺素伸出手,他喜欢捏她的脸,特别嫩。他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脸,并没有她的软。

    简直爱不释手。

    锦书被捏醒了,她眨着眼睛看他,一双有灵的双眼里映出了他的身影。

    白尺素喃喃道“改变主意了,小锦书,我要慢慢玩。”他淡淡地笑起来,像月光一般柔软。

    锦书似是觉得他很高兴,也笑了起来,小手抓着他摇晃。

    他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乖宝宝,睡吧。”

    后来,营帐着火了。

    楼暖当场丧命,白飞鹰也被困住,救出来时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口浊气。他见到白尺素的第一句话就是“保护好你妹妹”。

    白尺素留着眼泪点头答应,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他抱着怀里的小姑娘,显得很是温柔。

    白飞鹰觉得自己对不住所有人,对不起朝廷对他的信任,对不起自己的弟兄,更对不起他的妻女儿子。

    白尺素是他去世的上一任妻子留下的孩子,那女人红颜薄命生下他的时候就去了。他们并没有爱情,他的一腔爱恋全部都倾注在了楼暖身上。

    楼暖有个弟弟,叫楼寒。他临死前安排了白尺素去投奔他。

    白尺素看着父亲咽气,一张脸再也认不出那个他的父亲,他一脸泪痕,走到营帐里,没有人追上去打搅他,他们都觉得他累了,他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曾有的。

    他们想让他自己冷静一下。

    哪知,白尺素走进营帐,突然捂着眼睛大笑起来,带着凄凉,可是却莫名地有种兴奋在里面。

    他抱紧怀里的小丫头。

    “小锦书,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的。”说着,他眼底哪里还有一丝伤心和悲痛。

    事后,他们调查出这事一起故意纵火案,可是却没有查出纵火人是谁。

    锦书被他带走了,远走回京。白尺素平日里是个温柔公子,小小年纪已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许多人都会侧目看他,因为他身上带着极致的温柔,还有那么一点神秘和成熟稳重。

    这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所崇敬的。

    只是,马车失控,他抱着锦书滚下了山崖,他被石头硌得破了皮,满身伤害,却仍旧是死死地护着这个小宝宝。

    他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锦书从来没哭过,但是她看到这一幕,突然嚎啕大哭,哭声引来了在周围狩猎的一个男人。

    他将两个人带了回去。

    他说“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这个男人今年不过二十岁,名卫义骁,是江城郡王府的郡王。

    白尺素修养伤口,却仍旧是每天都会陪着锦书玩。他时时刻刻都是笑着的,周围的人从来没有看过他对别人红脸,甚至连一句口角都不曾发生。

    有个不长眼的下人将饭菜撒在他身上,但他却笑着说没事,还帮他们整理饭菜。

    郡王府有位白公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的温柔,无人可比,是同龄人当中最出挑,最吸引人目光的那一个。

    他时常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出现在学堂,而这个小姑娘,她不哭不闹不捣乱,上课的时候也不说一句话,她只会一直一直看着白尺素,眼睛几乎从未离开过他身上。

    别人问他,这个小姑娘和他是什么关系,他笑而不答。

    他们都以为,当初白将军的一双儿女已经跟他们一起去了,两个人出生在边疆,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模样,只是知道有这两个人而已。

    而他们的救命恩人,淮安郡王也帮他们捏造了身份。

    白尺素不知如何感谢他。

    锦书与他算是相依为命,自从她有记忆,她的记忆里全都是他。她睁开眼睛,总会第一个看到他,而不是那些丫鬟。

    那时候,他是她的全天下。

    直到后来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