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71章 你给我用
    剩下的凌熠辰不问,白诗语也懒得说。

    电视上演着不知名的电视剧,沙发上两人安静的看着,空气中时不时炸开一声松子壳裂的声音。

    这样的静谧舒适让白诗语有些贪恋。

    海蓝星球还有人记得她吗?

    忽的白诗语叹了口气,大概不会有人记得的,那个时候她在部队上看可没少罚人,估计都记着呢!

    闻声,男人手顿了一下。

    他的指间带着微黄的松子壳的颜色,掌心里还捧着小小的一团松子仁,他伸手把女人的小手搁在掌心里,把松子给她倒进去。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只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该有这么冷静的理智。”

    凌熠辰的说的时候声音很低,一本正经。

    这倒是让白诗语没由来的一愣,她仰起头去看凌熠辰,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他说的是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的胸膛太热,有些发燥。

    “你还小,以后不要说杀人这种话了。”

    凌熠辰跟白诗语解释:“只要我在你身边,你需要想的事情里绝没有杀人放火勾心斗角,知道吗?”

    白诗语一个恍惚。

    原来他还记得刚才她说的话,她手刃敌军无数,深知如果在该下手的时候仁慈,那么必然你要为你的仁慈付出代价。

    至于是什么代价,就看你仁慈的程度。

    对于白清扬,很显然,杀了是最省事的办法。

    但是凌熠辰不想她那么做,白诗语不置可否,她收回视线将头埋进凌熠辰的怀里,鼻子抽了抽,“你的香水好好闻。”

    “你啊!”

    明知道她是转移话题,凌熠辰还在开口嘱咐:“罗斯以后会跟着你,二黑你也可以随时召唤,只有一点,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自己出头。”

    “那我还有什么用。”

    “给我用。”

    低沉的嗓音大提琴一样的好听,白诗语心头砰的跳了一下,脑子混沌的想刚才那一下是怎么回事。

    心脏还在跳,有些乱。

    白诗语运气用灵力将气息调整平稳,然后才对着凌熠辰提出反对意见。

    “我要罗斯没用,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每天身边跟着人,白诗语想想都觉得麻烦,还可能误了修炼,要是想回海蓝星球,这点修为是不行的。

    二黑用的上,白诗语这么一想就跟凌熠辰建议。

    “你把二黑给我就行。”

    说完了她就觉得没必要跟凌熠辰说,反正每次叫二黑,那家伙什么时候不是屁颠屁颠的飞过来。

    凌熠辰没说话,抓起一把松子继续给她剥。

    不过,白诗语也看出来了,凌熠辰这就算是默认了。

    考试之后离开学还早,白家的人一个个都忙的前后见不到人,就算是偶尔百子航有时间了,也是拉着陆雨萱去约会。

    这么一来,就剩下徐玲玲一个人成了她自己口中的单身狗。

    徐玲玲抱着手机看陆雨萱的新动态,咖啡厅小蛋糕,一把小吉他弹着很是有情趣,她愤愤看了眼点了个赞关了手机。

    这手机屏都还没灭,家里的门铃就响了。

    徐家父母出去旅游了,大半个月都不回家,徐玲玲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数着门铃声响了三遍的时候才起来。

    面前的视频电话上是个女人,背对着徐玲玲。

    “家里什么都不需要。”

    徐玲玲说完了就挂了电话,这年头推销都上门了,真是无语,正转身要走,门前的女人开口了。

    “你是徐玲玲吧!”

    女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甜腻,徐玲玲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她重新点开了电话屏幕,看着女人的脸才想起来。

    这不就是耶律勋的有缘人吗?

    那天她在白清月家见过她,也就是她说白诗语的衣服出问题了支开了她和陆雨萱,想到这里,徐玲玲的心情不好了。

    她对着门前语气不善。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门前的女人从容,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温柔,她深棕色的眼睛看着摄像头,那眼神好似能看透到徐玲玲的身上。

    女人笑了笑了。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徐玲玲看着哪张让她厌烦的脸冷冷的开口:“你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

    屏幕上的女人笑的依旧温柔,她低头从包里拿住一枚小小的珠子放在手里的里,对着摄像头问徐玲玲。

    “这是你的东西吗?”

    “这是……”

    徐玲玲看着女人掌心的珠子再也熟悉不过了。

    那个不就是她给厉司爵买的东西吗,那天要送还撞到了厉司爵带着富家女来着,怎么这东西到了她的手上。

    “物归原主。”女人胸有成竹。

    徐玲玲开了门,她一手推着门,隔着门缝伸出手对着女人开口:“你把东西给我吧,谢谢了。”

    女人一下收了掌心。

    她看着徐玲玲的视线往门里看了一眼,等重新把重点放在徐玲玲身上的时候她笑的更是温柔。

    “你一个人在家吗,难道就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她说完,把珠子递给徐玲玲。

    “你看我为了给你送个东西都跑了好远,你难道就是这么谢我的吗?”

    话已经说了,徐玲玲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于是把门打开,对着女人冷淡的说道:“请进吧!”

    女人对话里的冷淡丝毫都不介意,她点点头进门,又自顾自的拿了鞋柜上的一次性拖鞋换上。

    进门之后是玄关,博古架上放着徐爸爸的收藏品。

    虽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但是也个个别致好看,甚至还有些徐玲玲小时候的玩具,虽然缺损却依旧能看出精心保养。

    女人伸手拨了一下木琴,琴音叮咚响了起来,她跟徐玲玲客气:“这是你的玩具吧,你父母真好,还为了你保存你的玩具,看来是真的喜欢你。”

    “你来就是跟我说着个的吗?”

    热脸贴了冷屁股,女人倒是也不气馁,声调兀自降低了几分带着浅浅的伤感:“我从小就是孤儿,我都不知道有爸爸妈妈是什么感觉。”

    气氛有些尴尬,女人一脸期待的问徐玲玲。

    “你妈妈会陪你聊天说悄悄话吗,你爸爸会带着你骑自行车吗,你家过年的时候你能收到红包吗?你生日的时候有蛋糕吗?”

    稀松平常情景在女人的语气里满是憧憬,徐玲玲听着脸色有了几分舒缓,终于耳根子软,想着她也不容易。

    或许是为了让女人好受点,或许是为了自己的恻隐之心,徐玲玲对着女人安慰。

    “其实不是,我爸爸和妈妈做生意,他们一般都不在家,就算是在家也是很忙,这不是前几天趁着我放假还出去旅游了。”

    “还一起旅游,他们感情真是好。”

    女人说话时候眼睛里都是感动。

    这看的事徐玲玲又一阵恻隐之心,她声色淡淡有些不在意:“没有,就是因为忙他们都不怎么说话,甚至都不能一起吃饭。”

    听着徐玲玲的不在意,女人眼角湿润。

    “都说有爱的孩子才是最强大的,听到你说话的语气我就羡慕,我从记事起就要学会讨好人,不然的话要饿肚子了,我真羡慕你。”

    一席话,徐玲玲对着关双尔的看法改变了不少。

    终究是个可怜人。

    徐玲玲从冰箱里拿了饮料递给关双尔:“你也很好了,长得好看气质又好,我听说你还是很出名的设计师。”

    “还好。”

    关双尔客气一句把冰饮料推了过去:“抱歉,我不能喝饮料,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一杯热茶。”

    “好。”

    徐玲玲也不多想,女孩子忌嘴是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在特殊时期不能喝冰的也正常,她把饮料放回了冰箱里,拿了绿茶准备去泡。

    这一下就被关双尔看到。

    “玲玲,你是要给我泡茶吗?”

    “对啊,庐山云雾,是我爸爸的,很好喝的。”徐玲玲说着就把茶叶拿了出来,却不想又被关双尔拦住。

    女人脸色带着愧疚,声音压得很低。

    她好似很是不好意思一般,犹豫了再犹豫,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样的神情看得徐玲玲着急,她干脆就问道:“你有什么忌口吗,如果有的话可以告诉我,家里应该还有别的茶叶。”

    听到徐玲玲这么说,关双尔才松了口气。

    她很是感激的看着徐玲玲,粉红的唇被咬的发紫才开口说道:“我只喝普洱,如果你有陈普的话更好。”

    陈普?

    徐玲玲平时不怎么喝茶,就是喝也是被爸爸在茶台上教育她的时候。

    她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陈普放在哪里了,她明明记得有的,里里外外找了半天,徐玲玲还是没找到。

    “抱歉,我记得我妈妈有块普洱不错的,但是我一时间忘了放在哪里了,要不……”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给妈妈打电话问的。”

    关双尔接过徐玲玲的话说的理所当然。

    徐玲玲愣住了。

    她呆呆的看着关双尔,脑子有那么一刹那,这里不是她的家,是关双尔的,而她才来是外来的客人。

    关双尔看她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玲玲,你没事吧!”

    “没事。”徐玲玲回神,果然脸皮厚才能天下无敌,她干脆一把甩上了茶叶柜的门,声音干脆:“没有普洱,白开水,喝还是不喝。”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