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拒绝
    斜刘海又被爆踹了一顿。

    跟在虚拟世界不同的是,这次是真疼!

    单谷、刘志远和姬彩衣冲上来一通猛踹,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直接用上了灵力!

    就连向来沉稳的刘志远都暴怒了。

    这跟穆锡那次完全不同。

    穆锡当时只是拿出了三剑符,虽然特别危险,但他毕竟没有真正激活,被阻止后也没有再度出手的意思。

    这个扎着小辫子的斜刘海不但对小白出手,而且用的还是偷袭这种方式!

    白牧野身上如果没有被动激活的防御符,那两把急速射来的飞刀他未必能避开。

    毕竟对方是一个六级灵战士!

    这是纯粹的偷袭行凶,不可饶恕。

    门口迅速围了一大群人,包括刚刚打完比赛的万雄团队,一出门就看到了这一幕。

    在听身边人说了事情经过之后,都一脸无语,就连穆锡听了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人脑子有病?疯了吧?在比赛中心门口当街杀人?该死!”万雄沉声说道。

    很快有官方的安保人员上来拉开了白牧野他们几个人,再看此时的斜刘海,整个人都已经血肉模糊了。

    六级灵战士,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抗击打能力极强。

    但骨断筋折在所难免。

    他没被打死就是小白这几个人还有理智。

    就算真被打死了,也是纯粹的活该。

    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杀人未遂事件,监控镜头清晰的记录下事情全部经过。

    所以白牧野几个人甚至连问讯过程都没有,官方人员还专门出来给他们当场道歉。

    表示这是他们安保没做到位,让几个孩子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好备战接下来的半决赛。

    随后带走了斜刘海,估计这位脑子不大好的家伙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也有可能再也出不来。

    回去的路上,司音一脸自责,红着眼圈在那自我检讨:“都是我不好……”

    姬彩衣揉了揉司音头发,笑着道:“怎么能怪到你头上去?小傻瓜,别自责,那人活该!”

    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姬彩衣:“她在同情那个家伙?”

    姬彩衣笑着点点头:“不是同情他,她是在自责,觉得事情都是因她而起。”

    单谷说道:“那种垃圾没什么值得同情的,他看不出司音很小吗?被处理之后怀恨在心,光天化日就敢行凶,简直嚣张到没有脑子的地步。”

    刘志远看了司音一眼,说道:“他是咎由自取。”

    司音轻声道:“主要是差点伤害到小白哥。”

    白牧野笑笑:“没事,我有符。”

    “白哥,你的符真牛逼!”单谷心服口服。

    白牧野:“对了,我回头给你们准备一些,但记得要保密。毕竟这东西一次只能用一张,时间又很短。”

    “放心吧,我们都明白。”刘志远看着白牧野:“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注意的。”

    姬彩衣也点点头,叮嘱道:“事关小白的秘密,告诉自己家人嘴都严点。”

    随后众人各自分开,各回各家。

    白牧野回家之后便钻进书房,用一晚上时间,干掉了好多瓶精神药剂,制作出几十张被动激活的防御符。

    做完之后,成就感很强,但同时也有种脑子被掏空的感觉。

    就算有精神药剂,透支得也很厉害。

    不过越是这种情况,他越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人还是要时不时逼迫一下自己的。

    第二天一早,他先是联系了孙岳琳,准备给她和孙岳峰送一些过去。

    来到孙家之后,孙岳琳在大门口等着他。

    见他开了一辆普普通通的飞车,忍不住说道:“小白,低调是没错,但也没必要太过于低调吧?”

    “姐,您那辆车开出去,太招摇了。”白牧野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随便你吧,反正送你了。”孙岳琳摆摆手,把他让进屋子里。

    孙岳峰习惯性的没在家,孙恒同样也没在。

    白牧野拿出十张被动激活的防御符给孙岳琳。

    “姐,这东西一次只能用一张,所以没必要带在身上那么多。时效也很短,大概一秒多一点。只能应对突发性的事件,算是一个小小的保障吧。”

    小小的保障?

    孙岳琳看他一眼,心道小白哪都好,就是太低调了。

    她听父亲说过,这种被动激活的防御符就算宗师全力一击都未必能打破。

    是真正的保命符!

    在他嘴里却成了一个小小的保障。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孙岳琳瞥了白牧野一眼。

    “知道,叔叔不让我拿它盈利。”白牧野老老实实的道。

    孙岳琳噗嗤一声笑出来,道:“谁说要让你拿它盈利了?你要没钱就跟姐说!姐姐有钱!”

    怎么有种被包养的感觉?

    白牧野感觉有些怪怪的。

    随后他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姐,上次您打给我那一个亿,我是不是得去交税啊?”

    “交税?”孙岳琳愣了一下,“交什么税?”

    “不用交税吗?”白牧野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心说这位姐姐不会从来没交过税吧?

    “你当然不用交,瑞叔付款之前就已经替你交过了。”孙岳琳有些啼笑皆非的道。

    “这么好!”白牧野嘿嘿笑起来。

    孙岳琳有些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个小财迷,偏偏特有规矩。

    真是越看越喜欢!

    只可惜他对演艺事业毫无兴趣,不然当个明星,妥妥红透天际!

    居然不用交税?

    这让白牧野感觉特别愉悦,决定放姚谦一马。

    告别孙岳琳,开心的开着车来到学校。

    私下里给了几个小伙伴每人五张被动激活防御符,大家都很高兴。

    这种东西,拿来孝顺父母至亲,简直再合适不过。

    姬彩衣当场表示,回头再给白牧野弄一些符篆材料。

    这次白牧野倒是没有拒绝。

    小姐姐是真不缺钱,而且大家都是好朋友,有来有往就好了。

    一整天无事,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万雄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一班门口,来找姬彩衣。

    “能一起走走吗?”万雄看着走出来的姬彩衣,小心的微笑问道。

    这会儿万雄身上找不见半点赛场上的睥睨气势,像个情场初哥,满脸写着忐忑二字。

    这场百花杯结束之后,他马上就要开始日程紧密的训练,随后就是帝国高中生联赛。如果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白,估计以后也很难找到机会了。

    姬彩衣看了一眼身边人来人往的学生,点点头:“好。”

    她当然明白万雄找她做什么,她想利用这个机会把话跟万雄说清楚。

    两人走到校园的湖边,万雄鼓足了勇气对姬彩衣说道:“彩衣,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姬彩衣抬头看着万雄,微微摇摇头:“对不起,不可以。”

    万雄苦笑一下,沉默起来。

    其实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结果。

    但不问个清楚,内心深处总是充满不甘。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万雄抬起头,看着姬彩衣:“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为什么……你从来不肯给我哪怕半点机会呢?”

    “因为我不喜欢你呀。”姬彩衣抬头看着万雄,微笑着道。

    “你这回答得还真直接啊。”万雄一脸无奈的看着姬彩衣,有点伤。

    “这种事儿我觉得还是直接一点好。”姬彩衣道。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万雄看着姬彩衣。

    “对。”姬彩衣答非所问的道。

    万雄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他都还没问呢人家就给了他答案。

    他想问的其实就是姬彩衣是不是喜欢刘志远。

    这算是另一种心有灵犀吗?

    但感觉有点糟糕。

    “虽然我觉得这话没必要由我对你说,但还是说一句吧,以你的条件,你肯定能找到比我优秀很多的姑娘。”姬彩衣看了一眼万雄:“你的舞台,不在这座小城。”

    万雄勉强笑笑:“感情这种事儿,的确是勉强不来。不过还是谢谢你,彩衣。”

    这时候,姬彩衣身上通讯器忽然响起,姬彩衣看了一眼,愣了一下,随手打开。通讯器那边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你们干什么?放手……我告诉你们,我联系了朋友……”

    咔。

    一道杂音传来,通话顿时中断。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