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魔王娇养指南》正文 第173章 破绽
    “其实也只有寥寥数回。”端方回答谨慎,“他是账房的新人,年纪小,徐管事这些老油子也不提防他。但燕三机灵,很早就发现账目有问题了,才会惹来马东家的杀念。”他的话里,三分假掺七分真,这样梅晶无论去商会里找谁对质,问出来的答案都与他的叙述是大同小异。梅晶听了,只会以为端方是为了调查马红岳做的假账,才去接触燕三。

    果然梅峰长颌首,很快对燕三失去了兴趣。

    那是胡成礼的麻烦,不是她的。再说燕三只是个孤儿,全天下不知有多少孤儿去向不明,不值得她多瞥去一眼。

    “你还唤他作东家”梅晶往后看了一眼,“很快,衡西商会就与这两人无关了。”

    她的目光冰冷,当中已无半点情分。这两个魂淡办事不力,总给她丢脸也就算了,这回又是试图做假账欺骗她在先,去巴结她的死对头巫贤峰在后,她梅晶再大度也是心灰意冷,决意要卸掉杨、马二人的东家不可。

    对了,还要把杨衡西逐出师门。

    端方微笑“唤了一年多已成习惯,一时改不过来。”

    梅晶摇了摇头“你就是太和善,这样打理一个商会可不成。”

    端方吃了一惊“师尊,您是想”

    “你在衡西商会一年,成绩斐然,风评很好,把账目也给我查得明明白白。”梅晶笑道,“端家又是世代经商,你有根底,这个东家舍你其谁”她是峰长,平时日理万机,哪可能亲自来打理一个商会

    再说,她也不通此道。

    端方肃容道“师尊手下必定另有能人,徒儿怎敢托大”

    “杨衡西这几个算不算能人”梅晶脸上浮起慨叹,“那又如何,欺上瞒下,狼心狗肺他们若有你一半忠诚谦厚,何至于到今日这般境地”

    端方还要再说,梅晶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当日在融江边上,所有人都望见柳肇庆是你亲手从水底捕上来的,那么按照约定,也该由你来当这个东家,没人会有异议。”她顿了一顿,“你记着,日后也要勤恳耕耘,就如你修行那般下功夫。”

    这徒儿是有名的十项全能,干什么精什么,何况端家本来就出过好几个大商人,有根底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真传弟子用起来才放心哪。

    她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端方也只能恭敬领命,但心里想的却是胡成礼对柳肇庆的那一句威胁供出燕三,他就不找柳家麻烦。

    显然这人还是倾向于杨衡西、马红岳二人的推断,把端方当作柳肇庆的孙子。柳老头一死,柳家就只剩下端方了。

    尽管是威胁之语,但胡成礼继续为难端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原因就是燕三

    听胡成礼今晚所言,他确实将燕三和柳家联系在一起,甚至相信柳肇庆逃亡的帮手就是燕三,否则不会问出“谁帮你杀人”这样的话。

    梅峰长说得对,胡成礼这个人的确有些本事,至少他的推断都很接近事实。

    前几天黄金豹衔来的讯息出自柳肇庆的手笔,上面寥寥两行,第一句就写明了“得燕三助,安好勿念;鬼面巢蛛,可单向送音三十里。”这即是说,柳肇庆的成功逃亡,有燕三的一份功劳,虽然端方还不清楚他是怎样办到的。至于鬼面巢蛛,他博闻强志,的确在闲书上看过相关记叙,也知其天赋,没想到燕三手里就有,还能送到他这里来。

    第二句更直白了,“六月初二晨时,可到融江洄湾水底洞穴掳吾”。端方看到这几字时,心神大震。

    柳肇庆用的是“掳”字而非“接”字,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他居然要端方把他擒下来交差

    自杨衡西扰乱了他们的计划之后,端方就一直在寻找破局之法。这次博弈的变数很少,除非巫贤峰抢先寻到柳肇庆,否则无论其他任何人拔到头筹,杨衡西、马红岳二人都会输得一干二净。

    可是,端方想要的更多他必须为自己、为梅晶争到一个确定的结果。如此,他在梅晶心目中的地位不仅彻底巩固,还能再上一层楼。

    柳肇庆也看穿了这一点,决意牺牲自己,成全孙子。

    他的人生已到尽头,孙子的青云之路才刚要开始。

    直到端方亲自抓捕柳肇庆归案,命案苦主可以得到交代,梅晶保住了衡西商会这棵摇钱树,而端方则洗清了所有嫌疑,再次成为根正苗红的梅峰长高徒,还有很大几率出任衡西商会的新东家。

    一切都很完美。

    可是这件事里有个绕不过去的关键,就是燕三。

    他原本只是个不起眼的孤儿,偏偏胡成礼要紧咬住不放,认定他与截杀案、与柳肇庆祖孙有莫大的关联。

    现在燕三不见了,胡成礼就只能从端方这里下手。梅晶虽然能以势压之,但她不可能在柳沛县呆一辈子。

    胡成礼对端方盯得越紧,后者露出马脚和破绽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一点,端方万万不能忍受。

    他回首望了望杨衡西、马红岳两人。马红岳垂头丧气,而杨衡西脸色时青时红,显然心绪不宁。

    端方眯起了眼。事情总得一样一样办,先把这两人处理掉,以免夜长梦多。

    谁也没发觉,他衣裳交领的褶皱里趴着一只小小蜘蛛,不过芝麻大小,一动不动。

    融江江面上的无人岛,距离岸边十二里,林木葱郁隔绝了外人视线,是水鸟的栖息地。

    燕三郎正坐在榕树粗大的树枝上,双手枕在脑后,一派悠闲模样。

    在他身边,鬼面巢母蛛静静趴在树枝上,外放出一次又一次人声,有柳肇庆的,有端方的,甚至也有胡成礼的。

    尽管时隔数月,燕三郎还是一下认出了胡成礼的声音,当即皱眉。

    端方先前果然没有骗他,拢沙宗的特使追他追到柳沛县来了,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然后,他就听到了端方和梅晶的对话。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