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正戏要开场了!

    李怀精神一震,但看着那位缓缓走进来的老人,还是忍不住撇了撇嘴。

    老大爷,您谁啊,这时候蹦出来,目的也太明显了吧。

    再看五婶徐氏和五叔李宜等人的表情,以及刚刚抵达的三叔李宇脸上的苦笑,顿时心中明了,知道那位老太公,是被有心人给请动过来的。

    这一来,自是来者不善!

    不过,李怀丝毫也不担心,甚至有些放心。

    他最担心的,从来不是什么人出现,而是有人隐藏在暗处出招。

    如果他们就只有这些招数的话,那么事情反而十分好办,就算不用什么权谋手段,单纯靠着咱过去的坏名声,来一场蛮不讲理的驱逐戏码,也是足够了!

    不过……

    “惯哥儿啊,听说你身子骨不好,我一听到消息,就赶着来看看你啊……”那老太公老态龙钟的,拄着拐,旁边有名英俊青年搀扶着。

    他一来,便是身有诰命的刘氏都得起来行礼。

    那老人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颤颤巍巍的对刘氏道“今日来这里,也是听闻了不少消息,对了,懂哥儿几个呢?怎的不见他们?不如都喊过来吧。”

    刘氏闻言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吩咐了几个仆役,说是去将府中府外,乃至别院中的那些个李怀的兄弟们都召集过来。

    这就开始施压了。

    李怀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摇了摇头,同时暗道,自己果然是不够惊醒,若不是这位老大爷提醒,他都没注意,除了自己之外,其他几位兄弟,没有一个到场的,连平日里负责管事的三哥李懂也不例外。

    自己和他们,果然没有什么兄弟感情啊,毕竟是个穿越的。

    这边想着,他捏着下巴,目光扫过了满脸喜色的五叔等人,又看了一眼满面哀伤的刘氏。

    显然,是有人刻意吩咐,不让那些兄弟过来的。

    最后,他的视线落到了那面色苍白如纸的李惯身上,后者正试着起身,想要说什么。

    “惯哥儿,你别动着,安心躺着,”那位老太公前行两步,“安心躺着,这阵子的事,老夫早有耳闻,今日过来,也有话要说!”

    “老……”李惯想说什么,但心里一急,立刻咳嗽起来,与不成声。

    李怀叹了口气,走过去搀扶起来,他那位二嫂似要阻拦,但注意到李怀神色,终究没有说什么。

    李怀扶着李惯躺下,说道“兄长,我心里有数,你且宽心,听听他们想说什么。”

    李惯深吸一口气,看了亲弟一眼,点了点头。

    “怀哥儿这会倒是有些兄弟的样子了。”老太公淡淡说着,眯起眼睛。

    李怀回敬了对方一眼,摇了摇头,露出嘲讽之色,心道这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熙熙攘攘,皆为权往!

    想到自己等会要回溯时间,他索性也不弄什么表面文章了,省得憋屈,直接露出了嘲讽之色,心里思量。

    这老太公比之已故的老侯爷、李怀和李惯的父亲李宝,还要高上一辈!

    当然,这人不是老侯爷的直系长辈,按着说,也是个旁庶出身,只是却是个读书种子,硬生生的读出了一个进士!

    李家乃是武勋之家,历来定襄侯都是弓马娴熟……

    “除了我这个未来的定襄侯除外……”李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这位老太公曾外放为官,历任官职,最后进入中枢,成了前前任侯爷的好帮手。

    二人一武一文,相得益彰,让定襄侯一脉的李家很是兴盛了一把,李怀之父继承爵位后,还受到这位李老太公的帮衬,对其人很是尊敬,以侄礼侍之,等老侯爷之后,李惯袭爵,依旧侍之。

    一连三代定襄侯,奠定了这位李老太公的地位,如今现身,颇有几分一言九鼎的味道,往那一站,旁人就纷纷见礼。

    连之前趾高气扬的那位五婶子,这会也是低头垂首,一副恭敬模样,只是眼角余光,注意到李怀的表情,又忍不住道“怀哥儿,你那是什么模样?莫非对老太公,也敢心有不敬?”

    “我敬重不敬重,与你何干?”李怀摆摆手,“无需多说了,现在说得再多,打脸到死,也是隔靴搔痒,毕竟等会还要再来一遍,我得酝酿一下感情,你们先继续吧。”

    徐氏一听,眉毛一挑,就要发作,但身边的夫君忽然拉了她的衣袖,以目示之,终究让这位女眷忍了下来。

    倒是有一个清朗的声音,这时发话了——

    “兄长,你无需这般敌视,我等也是李家子弟,此番陪同祖父,还是担心侯爷的身子,祖父年纪大了,为此奔波,我等心中惭愧,莫非兄长还为此不快?那可就有些不对了。”

    循着声音,李怀的目光落到了搀扶着老太公的青年身上。

    李舒昌,自己的族弟。

    此人乃是李老太公的孙子,和李惯、李怀乃是同辈人,但并非侯府一脉,而是李家族人,与侯府来往密切,其人自幼读书为学,如今也得了举子身份,要在今年进科举的。

    不过……

    可惜你在原版剧情中根本没有出场!

    李怀轻轻摇头,懒得回应,准备积蓄精力到二周目上,但心里依旧有些感慨。

    “这老大爷和他的孙子,都是原本没有登场的人,剧情可以挖掘的地方还挺多,还是先看他们的表演,搞清楚套路再反击吧。”

    这目光一扫,顿觉不爽。

    “这群人槽点也不少啊,李惯还没死呢,你们就要逼宫,不怕这位侯爷临死前金口玉言?还是仗着人多,想要来个生米熟饭?话说回来,我又不是主角,你们这集中在一起,还要来个围攻光明顶不成?搞阴谋、权术,还非得组队,什么习惯!”

    “你就不想想,为什么这种剧情,非要出现在你的书里吗?+1槽点!”

    “这段不是我写的!”

    李怀心里抗争,表面则不动声色,那李舒昌还想说什么,但恰好李怀的几个兄弟过来了,打断了这个剧情。

    于是,李怀接下来,就看着几个“迅速”抵达的兄弟,恭恭敬敬的给那位老大爷建立,一番礼仪下来,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还不开始正题吗?”李怀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李惯,无奈摇头。

    终于,在他的念叨下,李舒昌再次站了出来。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