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89、分道扬镳
    “歇会,准备吃饭。”光着膀子的潘宥诚往饭桌边上搬了一箱子啤酒后,又往桌上添了两个碗,“哎,你说自从凌龙走了,明明只少了他一个,我就觉得少了很多人似得。”

    “俩大男人还能害相思病不成?”王刚坐下后,先给不喝酒的凌二盛了一碗猪蹄膀汤,推到他面前,笑着道,“熬了俩多小时,看看味道怎么样。”

    潘宥诚在大家面前挨个放了一瓶啤酒后道,“你说大家伙以前在一起多热闹,冷不丁少了他一个,我就觉得不舒服。”

    “我要是走了,你会不会不舒服?”王刚突然问。

    “你能往哪里走?”潘宥诚问。

    王刚同潘宥诚碰了一杯后道,“我这几天还在那琢磨呢,你说我也是两层铺子,我租给人家,一个月也没多少钱,我还不如自己留着做生意呢,你们说,我做饭店怎么样?”

    “想法不错。”凌二把手里的猪蹄啃了精光,接着道,“衣食住行,你随便占上一样,做精了,肯定亏不了。”

    王刚道,“这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生意好不好,咱以前也没开过饭店是不是?”

    “那就干吧。”凌二自然不会拦着,他估计王刚也是受了凌龙的影响。

    “不是,你也要走啊?”邱绍杰把手里的酒仓皇喝完,迫不及待的问。

    王刚道,“什么走不走的,不能说的好听点的,我这是独立创业。”

    他早就和凌龙有一样的感觉了,只是一直不方便说,毕竟离了凌二,他真的是什么都做不来。

    现在买了铺面,而凌龙又给他做了榜样,他想努力的去尝试一下。

    凌二笑着道,“不是聚在一起就是团结,团结是为了发展,如果大家都各自有更好的发展,那就没必要往一起凑。”

    邱绍亮道,“其实现在跟分家也没区别了。”

    他和凌二等人虽然还住在一起,其实生意上,他兄弟俩和其他人早就分开了,俩人赚钱俩人分,金钱上和凌二等人没有纠葛。

    凌二道,“好像是区别不大,要不要住在一起,我随便你们,首先呢,我马上要回家读书了,哪怕是读大学呢,也是在宿舍居多,要是没事,肯定不会跟你们住一块。”

    如果真的逼不得已跟人合住,他也果断的选择小姐姐。

    王刚道,“就是,我将来是要找老婆的,得跟老婆孩子住一起的,跟你们凑什么热闹,有时间的话,一起喝喝酒,吃吃饭,吹吹牛就差不多了。”

    吃饱喝足,醉醺醺的邱家哥俩在俩人在楼上的单独卧室里嘀嘀咕咕,倒是没有一个肯睡的。

    邱绍亮把蚊香点着,拿着蚊香片在屋子里绕了一圈,一个蚊子跟泥巴似得,焊在墙上,一动不动,不注意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他盯着蚊香的烟,寄希望于飘过去的烟能把蚊子熏死。

    不过,他注定是失望的,蚊子依然一动不动。

    “这蚊香假的厉害。”他把蚊香放到地上后,点着了一根烟。

    “那是浦江的蚊子和老家的蚊子不一样,”邱绍杰总结经验道,“家里的蚊子叫的响亮,嗡嗡的,还没等他落我腿上呢,我就能给他灭了。

    这里的蚊子,黑的,咬人毒,也不嗡嗡叫,奶奶个熊,还没来得及拍呢,已经喝足血跑了。”

    邱绍亮没接他这话茬,只是转而问道,“老表都不想在这了,咱怎么搞?”

    他们原本是本着老表王刚来的,实际上是跟着凌二混,现在老表要走,他们是去是留,倒是成了一个问题。

    跟着王刚走吧,倒是显得跟王刚亲,辜负凌二对他们这么好。

    不走吧,不但枉顾亲戚的感情,还有点狼心狗肺,毕竟是王刚带出来的。

    “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的。”邱绍杰笑着道,“你以为凌二和老表愿意带着咱们啊,带着咱们干嘛,是给开车做司机啊,还是端盘子啊。”

    他哥俩虽然赚的也不多,但是也不算少,一般人肯定是雇不起他们了。

    带他们合伙做生意?

    人家不差脑子,又不差本钱,带他们做生意,等于是带他们分钱!

    “这倒是也是。”邱绍亮不傻,他哥的意思他很清楚,“那咱俩也单干吧,开个服装店?”

    他哥俩的门面虽然没有凌二和王刚大,可是却一人有一套,开个服装店绰绰有余。

    邱绍杰道,“不好,俩大老爷们摆摆摊子还行,开个服装店,咱往里面一站,你说说有哪个小姑娘敢进?”

    他俩长的不丑,可这五大三粗模样,客人进店是很考验胆量的一件事。

    “这倒是。”邱绍亮认同的点点头,“要不咱们先开起来,到时候让冬子来看店?”

    他想起来他的妹妹来,虽然读书不努力,可是脑子灵活,嘴巴也够使。

    “你可别再瞎出主意了,那丫头本来就不肯好好学习,你再和她这么一说,她以为自己有了退路,心思活了,越发不肯学了。”邱绍杰道,“先让她对付到高中毕业再说,对得起她就行。”

    兄弟俩商量一晚上,到底没商量出来一个东南西北,第二天早上,雨还是在下,大家都做不了生意了,老天爷要留他们在家里休息。

    邱绍亮问凌二有没有一点儿主意。

    凌二笑着道,“你们既然真想做大,那简单了,去河南北路租房子做批发去。”

    过些年,著名的七浦路市场形成,那就是躺着赚钱了。

    “大批量拿货,跟厂家能要到最低价,”邱绍亮笑着道,“倒是可以做。”

    凌二道,“这只是眼前,你们要看长远,长远呢,就是你们自己做牌子,找人家代工,当然,自己开厂也不是不行。”

    他的话给兄弟俩打开了一扇窗户,兄弟俩又在那瞎琢磨了一整天。

    王刚确定开饭店了,按照他自己的意思,连厨子都不用找的,做点家常小炒,老家特色菜,他还是能应付的来的。

    但是最后,还是凌二跟他说,不要用自己的业余去挑战别人的专业,他才不得不请了一个厨子。

    厨子是本地人,是王祖勋介绍过来的狱友,原来是国营厂的大厨,只因为日积月累,今天一两肉,明天二两菜,进了班房。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命犯小人。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