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夺舍了魔皇》正文 402.唯能者居之
    先天宫中央,坐落雄伟宫殿,在整个宫中最为恢弘,气势统领全局,是为伏羲殿。

    宫里诸般大事,都在伏羲殿议定,乃先天宫枢纽。

    殿外悬有八口金钟,此时有金钟被敲响。

    殿内是一副巨大的先天八卦图,分居八方,有八片席位。

    主位并非面南背北,而是处于大殿中央,位置比八方皆高出九尺,上面陈设简单,只有一个蒲团与四个香炉。

    八方席位上,眼下空了正北、西北、东南三席。

    其他五个席位上,各坐有一位气势沉凝的先天宫长老,在他们各自身后,则有随身弟子三三两两分别站立。

    所有人屏息凝神,静静听着钟鸣。

    钟鸣六声作罢。

    大殿穹顶之上,洒落一片光辉。

    光辉凝结成有形的阶梯,自半空里延伸到大殿中央的主位上。

    一个外观看上去三、四十岁年纪,气质雍容的女子,沿着阶梯不疾不徐走下,然后来到四个香炉中间,于蒲团上坐下。

    周围五方席位上,原先静坐的五位长老,这时起立,一齐向中央一礼。

    “参见宫主。”

    先天宫当代宫主,“覆手乾坤”山静,微微点头“免礼。”

    五方长老,便即一齐坐下。

    先天宫主言道“今日的议题,是关于本宫成鹤成长老,和古神教陈洛阳。”

    “劫波无定”成鹤在先天宫内,地位虽然不如八方长老来得重,平日里也低调,但作为长老会一员,武圣境界的强者,对于其陨落,先天宫自然无法等闲视之。

    “神州浩土的陈洛阳,极之神秘,第十五境的武帝之境,却得古神教立为前所未有的副教主之位,背后原因,耐人寻味。”西南方向席位上,巽风长老乐正博开口说道。

    他娓娓道来“目前掌握的消息,当时同成师弟一起降临神州浩土者,有小西天方丈、北冥剑主、扶桑岛主、苍龙岛主足足四位巨头,稍后天河剑仙、血河老祖、楚皇还有古神教教主,也都有出手,但最终陈洛阳其人,安然无恙,前几天还在西秦皇都政阳城现身。”

    此前各方武帝强者下红尘,结果全军覆没在神州浩土的事,在场先天宫众人尽皆知晓。

    有不少第十五境的圣地嫡传之所以能降临神州浩土,还是多亏他们先天宫的宝物。

    那其中有血河嫡传,有天河嫡传,有南楚皇族,有小西天嫡传,有扶桑岛嫡传。

    结果全部因陈洛阳而陨落,小西天甚至还赔上一件珍贵宝物地藏轮。

    因为一页天书,各家巨头终于出手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给这个陈洛阳全身而退,现在仍逍遥自在,属实让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

    纵使北冥剑主和苍龙岛主相助古神教教主,三大巨头联手维护陈洛阳,可对面阵容却更强。

    陈洛阳能安然无恙,简直快要成为红尘里一个不解之谜。

    正南席位上,身着黑衣的皓首老者淡淡开口“关于此子,不要操之过急为妙。”

    “游师兄所言甚是。”正东席位上的离火长老开口说道“不过,成师弟一声不响下红尘,未免也有些离奇。”

    巽风长老乐正博言道“山师弟这话才是奇怪,成师弟一心为本宫着想,闻听有天书残卷下落,因而下红尘寻找,虽然失之莽撞,但何奇之有”

    离火长老嘿然道“是为本宫,还是为南楚”

    中央主位上,先天宫主截断道“无端猜测,就不要拿来说了。”

    “是,宫主。”离火长老当即闭口不言。

    正西方位上,坎水长老申屠厚,这时却淡然开口。

    “本宫地处南楚境内,少不得要跟南楚中人打交道,成师弟善于交际,同南楚之人往来确实多一点,惹些闲言闲语,在所难免。

    不过他始终心向本宫,心无私念,为本宫谋划,而不计较个人声誉毁谤,眼下人已经不在了,却还要被人泼污,实在让人心痛。”

    离火长老闻言,嘿然冷笑,然后就听对方继续说道“老朽孟浪,请宫主见谅,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但一个将个人利益完全凌驾于先天宫之上的败类来诋毁成师弟身后名,老朽就实在看不过眼。”

    他言辞陡然尖锐,仿佛风雷乍起。

    离火长老闻言,面上勃然变色“申屠,嘴里放干净点,你当老夫好欺负不成”

    “是你山松当老朽好欺负才对。”西南方位上,巽风长老乐正博徐徐开口。

    他站起身来“可怜老朽几十年苦寻,终于得一个称心意的衣钵传人,却因为挡了你孙子的道儿,居然要你老山松亲自下手。”

    离火长老山松怒喝道“乐正博,你发什么疯”

    东北方席位上,一直默然不语的震雷长老,这时终于也开口,声如霹雳,顿时震动全场“乐师兄,还请慎言,你方才的话,可不能空口白牙。”

    巽风长老乐正博神色沉重,目光中现出几抹悲色“牧师弟,老朽那传人张茂,你应该也还有印象。”

    震雷长老言道“不错,确实惊才绝艳,只可惜天妒英才,若不早夭,如今未必就比南楚程应天差了。”

    “牧师弟谬赞了,如果老朽那关门弟子真能活到今日,有何成就,却也说不准。”巽风长老乐正博言道“但至少,总算可堪造就,这不假吧”

    他仰天长叹一声“然而可惜啊,可惜他与山松那孙儿年龄相仿,辈分却高了那么点。

    当初若不是老朽见才心喜,亲自收了他为徒,而是转让门人收下他,或许他不至于有此杀身之祸。”

    坎水长老申屠厚却说道“乐师兄这可是想岔了,以张茂天资才情,尽在山松的孙儿山中杰之上,他就是比山中杰矮一辈儿,也必遭山松毒手,若不然,山松如何给自己孙儿铺路”

    离火长老山松气极反笑“申屠,你是为你自己的孙子鸣不平吧可惜,他不是中杰的对手。”

    “若非如此,井然怕也早遭了你山家的毒手,害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坎水长老申屠厚言道。

    “申屠师兄,你越说越过了。”震雷长老言道“乐师兄折了关门徒儿,心伤之下多言几句还可理解,你再胡言乱语,可莫怪我得罪。”

    离火长老山松喝道“张茂乃本宫杰出弟子,天资卓绝,潜力无穷,他不幸遇难早夭,老夫亦惋惜不已,但这不意味着老夫就要凭空受你等污蔑”

    殿内火药味渐浓。

    唯有中央位上的先天宫主,和正南席位上的皓首老者,神情都平静如故,仿佛对争吵充耳不闻。

    “凭空污蔑”巽风长老乐正博仰天大笑一声“若无真凭实据,我又哪里会知道,是你山松干的好事”

    他笑声凄厉,扬手亮出一个黑影。

    众人定睛看去,却是一面残缺的八卦盘。

    “这是老朽当初赐给张茂的宝物。”乐正博屈指在上面一弹,八卦盘上突然倒映出景象。

    画面里,离火长老山松面无表情的脸庞,一掌打来。

    “伪造的跟真的一样。”

    离火长老山松不屑的冷笑。

    巽风长老乐正博不再多言,扬手抛向震雷长老。

    山松面上冷笑不改,目光则微微一沉。

    震雷长老沉默半晌后,徐徐开口“山师兄”

    “牧师弟,你的修为实力,老夫素来佩服。”离火长老山松言道“但这世上,却也有少数高人,偏不把本事用在正地方,只会搞些歪门邪路。”

    震雷长老闻言微微默然。

    他自然知道,有少部分人作假,有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震雷长老的目光,在正南席位的皓首老者,还有中央主位的先天宫主之间移动。

    “山松乃宫主亲弟,山中杰乃宫主侄孙,今日之事,还请宫主避嫌。”坎水长老申屠厚徐徐说道。

    离火长老山松冷笑道“好啊,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他冲着震雷长老大喝道“牧师弟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吗这里除了游浩,还有谁会伪造东西,来蒙骗你,又有本事瞒过你耳目”

    正南席位上,先天宫长老会之首,乾天长老游浩,面上无喜无怒,老神在在,不发一言。

    “离火,不要喧哗。”宫主这时说道。

    离火长老山松,当即不再开口。

    宫主看着乾天长老游浩“有话直说。”

    巽风长老乐正博言道“本宫不似南楚、西秦、东周,不该以血脉定道统,当唯能者居之。

    我等别无他意,只希望一家之重,莫要凌驾于一宫之上”

    “老身没问你。”宫主淡然道。

    话音不高,但霎时间压得乐正博没了声息。

    “乐师弟的话,老朽深有同感。”

    先天宫诸老之首,乾天长老游浩这时开口。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巽风长老乐正博顿时感觉如山压力消失,松一口气。

    黑衣皓首的游浩,徐徐起身,负手而立,平静同中央主位上的宫主山静对视。

    “唯能者居之,这话也包括游师兄你自己了”宫主淡然道。

    妙书屋
广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说,请加微信公众号: jraqxs ,谢谢!